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自創]狀元紅

「我想喝狀元紅,你的。」
「雖然不知道我考不考得上狀元…」
「傻瓜。」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「張少爺,這邊請。」
「這..煙花之地..恕在下先行告辭。」
「等等,張少爺請留步。難得今天青柳肯獻舞,他的舞可是京城一絕呢!」
「好歹,看完舞再走也不遲。」
「這
在張少爺猶豫之際,舞曲已經奏下,舞孃們靈巧地躍上舞台。
 
一抹湖水綠的綺麗身影就這樣跟著躍上男人的心頭。
 
竹葉青茅台老窖五糧液汾酒劍南春 白乾 ……
男人每次來總是帶著一壇美酒,與青柳共飲。
美酒飲盡,男人也就告辭了。
男人雖然不說,但青柳心裡明白,那張家少爺迷上了自己。
「張少爺,您日日來找青柳飲酒,好生雅興,但青柳不善飲,善舞。何不讓青柳為您舞上一曲?」
「不了,我是想來看看你。不想讓你多加勞累,真抱歉,在下不知青柳兄不好杯中物。那麼明日改茗茶可好?青柳兄,你怎麼哭了?」
 
明知道有多少姊妹耐不住恩客的溫柔,給哄了去,對男人掏心掏肺,到頭來卻是一場空。自己卻仍是一樣…..
 
「呵呵,你真是好福氣,張大少爺看上你了~~
「媽媽,別取笑我了。您明知道我是….男兒身,怎可與張少爺相戀。
 
「青柳可是男兒身……」每次我只要一提到這件事,他就會引經據典滔滔不絕說著彌子瑕什麼什麼的,我沒念過書聽不懂古人的話,但我知道他是想安慰我。
偎在他溫暖的懷中,心裡盤算著這樣的日子到底能過多久。
 
那日,他的爹爹,名滿紹興的酒庄大老闆,張大貴來找我。
我想,該是時候了….
「抱我。」我第一次請求他,他滿臉通紅害羞極了,真分不清誰才是初次行事。
夜裡,我在他身下放形駭浪,扭動著身子,不斷向他索取。
再多一點,再多一點,如此我才能永遠記得你。
 
「青柳拜您所賜,得以飲盡天下名酒,但尚有一味,青柳未得。」
「何酒?」
「狀元紅,你的。」
「雖然不知道我考不考得上狀元…」
「傻瓜。」
 
紹興地區,若有兒女出世,必會釀酒以藏,待兒女長成,嫁娶之際,用之慶賀。若為女兒,便是女兒紅酒,若是男兒,則稱狀元紅,又狀元紅之名乃父母望子成龍,願兒子狀元及第,若是男子光耀家門,必開狀元紅以玆慶賀。
 
「等我。」
「好。」
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傻瓜!我是要你娶親成家,莫做斷袖之人,遭人非議。
你卻當真要上京考取功名,還要我等你。
 
唉,傻的究竟是誰?
本答應張大貴不再與他兒子相見,我卻又情不自禁與他相約。
 
等你,一等就是五年光陰。
「青柳啊,你知道的,媽媽難做人啊。」
「我知道,媽媽肯繼續收留青柳,已是青柳三生有幸,青柳怎敢妄自菲薄,這座湖心樓就給明翠妹妹吧,青柳住柴房偏側即可。」
自從男人離開之後,青柳便不再見客。一開始看在青柳還有些名氣與錢財,老鴇就由著他去,但時間久了,青柳微薄的錢財就撐不住。
青柳不在意,微微一笑,包袱收拾了,住到小偏房。
平日靠著教導剛入門的小孩們跳舞,賺取三餐,生活倒是還過得去。
 
這又能撐到幾時呢?
就憑他一句「等我。」
值得你虛擲多少青春年華?!!
老鴇如此苦口婆心勸說著青柳。
 
只換來青柳搖頭,微微一笑,然後繼續等待。
就憑他眼中的真誠與愛意,這樣便足以讓青柳等上一輩子。
 
等你,等你回來。
傻呼呼地笑著,抱著朱紅酒瓶踏入我房門,要我陪著你乾了手上那罈狀元紅。
啊啊,常言道男兒有淚不輕彈。可偏偏遇上你,我倒像女兒家,淚水總是流個不停。
以前總罵你傻,可真正傻的到底是誰?
 
「青柳!青柳!」
「媽媽,什麼事如此急促?」
「你等的張大少爺回來啦!!」
他回來了,他真的回來了!!
 
我擠在人群中,痴痴望著他。
他騎在馬上,英姿煥發,身型比以前更壯碩高大,也更發沉熟穩重了。
不知不覺一路跟到他家門口,看他翻身下馬,走向後頭的大紅花轎。
啊,顧著看他,倒是沒好生注意,他的身後一直跟著一頂八人大轎。
淚,落了下來。
「哥,這就是你家?」
「是啊。」
「我可迫不及待,想看咱們才高八斗的狀元郎喜歡的是什麼樣的姑娘。」
竟可讓他冒死推拒與本公主的親事。
男人苦笑著扶著公主下轎,不知若公主知道自己愛的是男人,會是如何?
 
好個貴氣逼人的女子,想必是皇親國戚吧!見他們小倆口有說有笑的,恭喜張兄抱得美人歸,名利雙收啊!!
想到此,青柳眼淚掉的更凶了。
 
看來這狀元紅,我是喝不起了。
 
等你五年,到頭來還是一場空。
傻的是我,一直都是我傻…..
 
 
衣錦還鄉的隔日,男人喜孜孜奔去找青柳,卻看到白綾在空中飛舞。
青柳死了。
據說昨晚青柳喝多了,一個不小心失足跌入河中,給溺死的。
屍首還未找到,只在岸邊發現他的一只鞋子。
 
之後,男人發了狂似的日夜打撈搜索,最後甚至想跳入冰冷的河水中。
幸虧被眾人攔住,這才沒又多添一縷幽魂。
 
在男人終於接受青柳已死之後,他不顧家中眾人阻止,硬是開窖將自己的狀元紅取出,就這麼一罈罈往河裡倒。
 
抱著朱紅罈子,大力拍開封泥,將美酒緩緩倒入碧綠的水中。
 
青柳,你可喝到了?
 
男人再開啟一罈,這次和著淚水流入河中。
 
青柳,我們一起喝個夠吧,這是我們倆的酒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