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中元 --月圓

河堤旁的人們擺著香案,準備冥紙,虔誠奉上三牲素果,檀香混合著沉穩梵音陣陣飄向河面。不分男女老少都都手持清香膜拜,希望從地府來的好兄弟們可以吃頓飽,尤其是這滔滔黃河中不計其數的可憐水鬼,願他們在吃飽之後,不會騷擾河岸居民。
「大人、大人,我們可不可以也去吃啊?」看著岸邊的鬼魂們吃得津津有味,他口水也都快流下來啦。
被他喚做大人的青年,一雙鳳眼看著那些狼吞虎嚥的鬼魂們,然後用手上的竹簡敲了他腦袋瓜一記。「你是餓死鬼嗎?」
「好痛!大人,您糊塗了嗎?我明明就是魚精啊。」魚精用鰭摸著發疼的腦袋不解的說。
青年微微一笑,搖搖頭,轉身消失在河面之上。
大人剛剛笑了?!!打從上個月奉玉帝之命讓黃河氾濫,大人的臉色就沒好看過,今天怎麼就笑了?!
魚精睜大雙眼,嘴巴張得大大的,呆呆地看著青年離去。
 
青年揀了塊清靜點的地方,掏出方才收進懷中的竹簡,上頭蒼勁有力的字跡寫著:
河伯親啟
打開竹簡,內容只有寥寥數字:
 
今夜必登門造訪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龐志元
 
那人還是老樣子啊。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好痛……眼睛好痛…… 都過幾百年了,這眼睛的傷還是沒好!可恨的后羿!
 
「喂!你是誰?爲什麼蹲在河邊哭?」男人一邊啃著雞腿,一邊好奇地盯著縮在地上的河伯看。
「不關你的事!」河伯冷冷瞪他一眼。
「你這人真奇怪,明明到處滿桌的好酒好菜你不去吃,一個人蹲在這裡哭,過了今天可得再等一年耶!走吧!走吧!」男人不由分說一把拉起河伯,往河畔的供桌跑去。
 
「哈哈哈,真是個好節日啊!嗝。」男人拍了拍肚皮,心滿意足地笑著還打了個酒嗝。
河神只覺得頭暈目眩,在男人往他嘴裡塞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菜,而後又灌了一罈酒,再之後的事他都不記得了。
「喔喔,你看今晚月亮好美喔。」男人興奮拉著他看天上的一輪明月。
「嗯,因為今日十五。」不知道月宮中的她還好嗎?是否仍然還在哭泣著?
「喂,認識了這麼久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,我叫龐志元,你咧?」
久?認識也不過才幾個時辰而已,這樣叫久?真是奇怪的男人,不過並不討厭。
「馮夷。」河伯笑著回答男人。
兩個人坐在河邊賞月聊了起來,或許是酒喝多了吧,眼睛的傷口不再那麼痛,河伯也變得多話起來。
「我在下面好像沒有見過你呢。」龐志元說道。
「因為我不住下面。」
「啊,陽間不宜久留啊!還是早日放下吧。」
「哈哈哈哈哈。」河伯見龐志元一臉正經的樣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「你笑什麼,我可是說真的。」龐志元漲紅了臉,皺著眉頭說道。
「那你呢?你似乎也很死很久,怎麼還不去投胎?難道你眷戀中元普渡的貢品?」
河伯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略帶玩笑地問他。
「這………總之……」男人吞吞吐吐,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「如果不方便說,就算了。」
「馮夷。明年中元,我還可以見到你嗎?」雖然鬼魂還是早日超生的好,可是他就是私心想多見馮夷幾次,想再跟他一起賞月。
「可以。明年十五,黃河畔見。」
 
爾後,還不到十五之約,兩人又再度相見了。
那時,河伯包庇一隻不想入輪迴的小鬼,不慎打傷黑白無常。
黑白無常負傷之後,找上武判官龐志元替他們出氣。
「是你,我還以為你是隻水鬼咧。」
「是你,我還以為你是隻餓死鬼。」
兩人同時說道。
「喂喂,說我是餓死鬼太過分了吧。」龐志元大聲抗議著。
而河伯只是一昧笑著,並不搭腔。
最後,這事就以黑白無常酒醉眼花結束。
 
「武判官大人,請您等等啊!!」小鬼們努力追著前頭跑得飛快的男人。
「囉唆!!老子每年就只休七月十五這天,不准煩我!!」我還趕著跟那小子賞月呢!
男人毫不留情地丟下可憐兮兮的小鬼們,直奔黃河畔。
「你遲到了。」河伯笑著斟了杯酒給氣喘吁吁的男人潤喉。
「文判官那家伙太囉唆了。只不過少寫了幾個字嘛~~竟然不給我准假。幸虧我跑得快!」龐志元得意洋洋的說道。
「呵呵。」河伯被武判官那副誇張的模樣逗笑了。
「夷,你看。今年的月圓還是這麼美,人家說中秋月圓最美,我倒覺得中元月圓比中秋美多了!!」
「是啊。」望著天上明月,河伯微微笑著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