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APH--獨立依存

 吶,聽說你要獨立,是假的吧?
是真的。
 
 
再給你一次機會!說!你要獨立是假的!
我拒絕!我要自由! (我要一個可以跟你平起平坐的地位。)
 
阿爾!!! (不要,只有你不準離開。)
 
再見,亞瑟。 (不能回頭,直到那天來之前。)
 
如果你是海上的王者,我就要成為世界的王者。
然後,正大光明地對你說出那句話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1.      依賴
 
冬天好冷喔! 
小男孩邊這麼想著,邊往火爐中添加木柴。然後,費力地提來水壺,放在爐子上加熱。熱熱的水蒸氣,跟木柴燃燒的香氣,燻得小男孩昏昏欲睡。他坐在火爐邊的椅子上,即將進入夢鄉。
喀的一聲,原本緊閉的屋門被人打開了,走進一位身穿深綠色大衣的年輕男子。
坐在火爐邊上的嬌小孩子,一聽見開門聲便急急忙忙跑向門邊。
「哥哥!」
「好久不見了,阿爾有沒有乖乖的啊?」年輕男子蹲下來將孩子抱在懷裡,溫柔地撫摸他柔軟的金色髮絲。
「你看,我帶了禮物給你喔。」男子笑著將掛在手上的提袋打開,阿爾好奇地探頭查看。
「哇,好棒!是紅茶跟布丁。」阿爾大聲歡呼著,從哥哥的身上爬下來,跑到櫥櫃前面,將下午茶的餐具通通拿出來。
 
一頓甜美的下午茶過後,小男孩滿足地入睡了。
男子輕輕將孩子抱到床上,為他蓋好被子。
「晚安,我可愛的弟弟。」
 
你什麼都不必擔心,因為我會保護你。
 
他在孩子的臉頰上,輕輕一吻。
然後輕聲慢步地走到火爐旁邊,坐在火爐邊椅子上,小心翼翼地脫下襯衫,露出纏滿繃帶的身軀。默默地將繃帶拆了下來,重新上藥,然後再纏上新的繃帶。動作熟練流暢,像是已經做過千百回以上。當青年收拾著方才換下來沾滿血汙的繃帶,突然背部靠上一個溫暖的物體。
本來熟睡的孩子,不知何時醒了過來。
「哥哥。我長大要保護哥哥,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傷害哥哥。」
嬌小的孩子靠在青年纏著繃帶背上,低聲啜泣著。
「阿爾真是個堅強的好孩子。」青年伸出同樣纏滿繃帶的手,摸著孩子的頭,溫柔地說。
 
因為有你的存在,所以我才變得堅強。
 
即使我遍體鱗傷粉身碎骨,我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。
 
2.      思念
 
睜開眼,新的一天又到來。
男孩精神奕奕地起床梳洗,整理好工具包,便出門工作。
 
這裡已經不像以前一樣荒蕪了。一片片綠油油的農田、壯碩的牛羊群、還有越來越多的人們,這裡逐漸變成小時候想像中的理想模樣。
而自己也不再是當年那個柔弱愛哭的小鬼了,經過這些年的鍛鍊,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。
 
「阿爾,今天天氣不錯呢。」
「是啊。」
笑著逐一跟鎮上的人們打招呼,踩著輕快的步伐到新開墾的農地幫忙。
直到太陽下山為止,辛勤的拓荒者們才放下工具。
 
回到家中,藉著油燈昏黃的光線保養著農具跟掛在牆上的槍枝。
當少年的手輕輕地撫過保養得當的木質槍托,耳邊響起令人懷念的溫柔聲音。
『阿爾~乖孩子,別哭了。
看,我把我的槍借給你,要好好使用喔。
 
沒問題的,因為你是比任何人都堅強的孩子。』
 
「亞瑟….」少年握緊槍托,企圖感受它前任主人殘餘的溫度。
什麼時候,你會再來看我呢?
如果我將這片廣大的荒地通通變成肥沃的農田與牧場,你是不是就會過來呢?
哥哥….亞瑟哥哥….
累積過多的思念,不知何時開始變質。捨棄呼喚多年的稱呼,繼續不斷叫喊。
亞瑟….亞瑟….亞瑟….
3.      慾望
 
「阿爾。」身穿深紅軍服的男子,露出令人懷念的溫暖笑容,對著青年揮手。
「亞瑟!!」青年不由分說一把緊抱住男子。
 
「亞瑟,你好像縮水了?」青年有些疑惑地看著比自己矮半顆頭的男人,腦中不斷搜索關於男子的記憶。
「混蛋,是你長過頭啦!」男子略帶生氣用手指戳了下青年的額頭。
才一陣子不見,又長大了不少呢!都比自己還高了,小孩子長得還真快。
 
「亞瑟~」高大的青年蹭著男子的肩膀,就像小孩子撒嬌一般。
「好了啦!都長這麼大了,還像小孩子一樣。」男子嘴巴上雖然抱怨著,還是習慣性地伸出手摸摸青年的頭。
「阿爾,其實這次來,是有事要跟你說。」男子略略不好意思地跟青年說道。
「恩,你說吧。」青年爽朗地回應對方。
 
增加課稅啊…..
青年看著男子遞給他的文件,認真思考著。
 
如果答應了,想必大家肯定會反彈吧。搞不好,還會出現武裝抗爭。
 
「阿爾,你辦得到吧。因為你是我最驕傲的弟弟。」男人天真爛漫地衝著青年笑著。
 
聽見男人的話語,青年的心中某處傳來破裂的聲音。
 
弟弟?可是,我
 
「嗯,沒問題的。」青年笑著答應男人的要求。
 
我不想再當你的弟弟了,受你保護。我想要保護你,我要站在跟你對等的位置之上。
 
青年的內心第一次產生了強烈的慾望。
 
4.      獨立
 
一如青年的預料,過多的課稅引起民眾的不滿。
 
「我們獨立吧。」青年在對全體國民的演講之中,冷靜地說道。
 
「獨立!獨立!獨立!」
 
在一片獨立聲浪之中,青年嘴角帶著笑容走下演講台。
 
就快了,我就快要走到你身邊了。
 
如果你是海上的王者,那我就要成為世界的王者。
然後,正大光明地對你說出那句話。
 
 
在面對海的城堡裡,寧靜的辦公室內,只傳來細碎的海潮聲。
 
「吶,聽說你要獨立,是假的吧?」男人憔悴的面容對著青年,用帶著疲憊的溫柔語調問著。
「是真的。」青年笑著回應他的問題,然後將獨立宣言書放在他桌上,便轉頭走了出去。
「混蛋!」聽見青年的回答,男人瞪大了雙眼,然後看不也不看一眼就把那份獨立宣言往青年離去的方向丟了出去。
 
如果,這時候青年回頭,就會看見男人帶著痛苦的表情咬牙哭泣。
但,青年並沒有回頭,而男人也沒有阻止他離去。
5.長大
 
「阿爾,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。說!你沒有要獨立!」男人喘著氣,用不容置喙的口吻對著跌坐在地上的青年說。
深紅的軍服隨風張揚,驕傲的翡翠色雙眼展現出他霸主的氣勢。
「我拒絕!我要自由!」抬頭望著在眼前飛舞的猩紅,青年迅速而堅定拒絕對方。
大口喘氣,算著援軍應該要抵達的時間。
 
3210
號角聲即時響起,援軍出現在青年身後的地平線上。
 
「阿爾!!!」男人憤怒地對著撤退的青年大吼。
 
不准你離開我!!只有你!我絕對不允許!!
 
被援軍扛著的青年瞇起眼睛凝視男人,但臉上的血污跟身體傷勢模糊了視線,看不清對方的表情。只能用盡最後的力氣對男人說:
「再見,亞瑟。」
 
從今天開始,我再也不是你的弟弟。
 
 
『今日戰場的天空特別的陰鬱。』青年抬頭看了一眼灰冷的天空,這麼想著。
整理了下身上代表自由的蔚藍色軍服,扛起細心保養的愛槍,他有種預感今天的戰役,將會是最後一戰。
 
一如青年所料,開打之後,對方節節敗退,最後他們順利將敵軍包圍起來。
 
同時,天空也降下豆大的雨滴,像是催促著戰事早點結束。
 
「亞瑟,是我贏了。」青年將槍放下,走向前方冷靜地宣佈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~」男人抓了狂似地搶下槍,對著青年。
 
不要!我不要!不要離開我!
 
「阿爾佛烈得!!!!」
 
男人架著槍的手止不住地顫抖,冰冷的雨水不停地從他臉頰滑落。
 
哥哥~
我長大以後要保護哥哥!
哥哥,不要走!
不要留我一個人!
腦中小男孩的影像跟眼前的青年重疊。
 
你什麼都不必擔心,因為我會保護你。
 
自己發下的誓言在腦中不斷地迴盪。
 
看著青年驚訝的神情,男人嘴角扯出一抹苦笑。
「我怎麼可能這麼做!」男人生氣地把手上的槍丟掉。
怎麼可能會傷害你!可惡!
 
曾幾何時,總是跟在自己後頭打轉的小愛哭鬼,原來已經…
「都長這麼大了啊…」
 
青年強忍著想把對方摟進懷裡的衝動,默默撿起被丟在泥水中的長槍。轉身,將長槍高高舉起,對著期盼的人們喊著。
「我們勝利了!從今開始,我們就是獨立自由的國度!」
 
亞瑟,等我!我很快就會超越你,然後我要對你說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