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王的男人--幸福

「來喔~精采絕倫的故事,不聽可惜喔~~~」
男人的叫賣聲從這家熱鬧的小餐館角落傳出,立刻吸引許多人的注意。悶熱無聊的午後聽個有趣的故事,是這附近的人的娛樂。
 
「瞎大叔,今天你要說什麼啊?」人們好奇的問著。
 
被稱做瞎大叔的男人,年紀約莫30出頭,一臉鬍渣,頭髮短而凌亂,狀似邋遢,眼睛還用布條矇著。
 
「好!今天來說燕山君的故事吧 。」男人用力拍了下大腿,爽朗說道。
 
「話說那年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 
 
小村落的傍晚,是男人們歸家的時刻,但卻見一抹人影正一拐一拐朝出村的方向 走去。仔細一看,那人面容姣好,擁有絲絹般的長髮,纖細的身段引人遐想。
 
「思善,要去接你大哥是嗎?」一名婦人喊住那名出村的人影。
 
「是啊。」他一出聲,這才發現他是男人。
 
「昨天,我家那口子摘不少野菜回來。你等等過來,大嬸分你一些。」
 
「謝謝大嬸。」思善衝著婦人開心的笑了,笑容之美原足以傾城,可惜就壞在那條傷疤,從左眼下方斜切至右邊嘴角,又粗又深,硬生生破壞了一張花容月貌。
 
思善跟長生在幾個月前逃難到此地,據說他們兄弟原本住京城,因為京城動亂,才逃了出來。思善在動亂中劃傷了臉,腳也瘸了。長生更慘,全身傷痕累累,還瞎了雙眼。見到兩人的慘狀,村民們於心不忍,便收留兩人,幫忙照顧他們至康復,現在還會不時接濟他們。
思善瘸了腿,所以無法下田幫忙,平常都是跟著村裏的婦人們幫忙洗衣,打雜...,而長生,因為他能言善道加上見多識廣,在城裏一間小酒館說說故事。
長生說的故事似乎還挺受城裏人的歡迎,每次都能賺上不少,他都只留足夠供兩人吃穿的份,剩下都均分給那些幫助過他們兩兄弟的村民們。生活雖稱不上富裕,但以令兩人滿足快樂了。
 
「今天就說到這!」男人說完,接著便大口喝著客人請的酒。
 
「那兩個耍雜技的最後怎麼啦?你還沒說咧!」有人不甘心的追問著
 
「死了。被衝進來的官兵一刀斬斷腦袋。」男人平淡地說著。
 
人群慢慢散了,許多人臨走之際口中還暔暔念著,怎麼會呢...似乎是故事的結局所不滿。
 
男人笑著收起裝滿賞錢的袋子,放在手上惦了惦重量。(嗯,應該足夠我們大吃一頓了。)
剛要起身,便聽見酒館老闆娘的大嗓門「長生啊,你弟弟來接你啦!」
 
「來囉~~」男人應聲,抓著擺在桌邊的竹棍,敲敲打打地往門口走去。
 
 
「衝進去!!」
官兵們順著官袍男子的聲音,邁著著整齊劃一的步伐踏入院落中。
珙吉頭一次見到這麼多官兵,一閃神,便從高空繩上滑落,他這一跌,長生也立即跟著他摔下來。
兩人落地瞬間,馬上被官兵團團圍住。
 
 
 
「就是你!你這迷惑主上,淫亂下賤的戲子!看我殺了你!」一名男子猛然揪住珙吉的頭髮,用力向後拉扯,玄即將刀子架在他雪白的脖子上。
 
珙吉倒抽一口冷氣,顫抖地盯著眼前雪亮的刀鋒。
 
「珙吉!」長生著急地大吼,但卻無能為力,他左右各有一名官兵死死壓制住他。
「啊啊啊啊~~你們誰都不准動他!!」原本一直看似神態恍惚的燕山君,看到架在珙吉脖上的刀,突然抓狂。
他掙脫了士兵的鉗制,並奪走其武器,將刀擲向男人。
所有人都被燕山君突如其來的舉動所驚嚇,珙吉趁著男人舉刀擋落燕山君的攻擊之時,順勢脫離男人的鉗制,奔向長生。
同時,長生暴喝一聲,甩開左右兩名士兵,欲將珙吉納入懷中保護。
男人見機不對,立刻將刀勢一轉,改劈向珙吉。但長生更快,他伸出右手,恰恰好用臂擋住刀勢,五指緊抓著刀身,令其一時動彈不得。
珙吉趁機撿起方才那把被擋落的刀,架在男人脖子上。
 
這一切都發生在眾人仍處於燕山瘋狂舉動驚嚇之中
 
「不准動!!」珙吉大吼道,同時將手上的刀更深入男人脖子些許。
 
此時珙吉眼中充滿恐懼,但更多的是想活下去的慾望!
 
長生放開緊捉不放的刀,鮮血淋漓的手探向珙吉聲音的來源。當他握到拱吉冰冷且顫抖不已的手時,嘴角浮出一抹微笑。
長生揪住男人的衣領,大手一舉竞將男人抬至空中,用力一丟,可憐的男人飛得老遠。
趁著官兵們目瞪口呆之際,拉著珙吉逃跑。
 
長生邊跑邊不停對官兵怒吼,官兵們懼怕他渾身蠻力,加上長生生來凶惡的面孔,
竟然糊裡糊塗被他們逃出重圍。
 
 
「在這裡!快追!」
珙吉拉著長生在森林裏狂奔,身後的官兵窮追不捨,一路將他們逼到山谷邊。
珙吉不假思索立刻抱著長生,往下一跳!
等他們清醒已經是又過了一天之後的事,珙吉因此摔斷了腿,臉上也被銳利的岩石劃出ㄧ道極深的口子。
兩人硬撐著身子爬到村子口後,便昏倒在地,嚇得村民們手忙腳亂。
 
珙吉醒來之時,發現身邊圍了一群人,大吃一驚。
「小兄弟,你別怕,我們不會傷害你的。」
聽了村民的話,珙吉才冷靜下來環顧四周,的確都是淳樸的鄉下農民,這才鬆一口氣。
「小兄弟,你叫什麼名字啊?」
「我叫...」珙吉突然想到,原本的名字已經不能再用了,要是被官兵知道他在這,肯定會被抓回去砍頭,...
 
「我叫思善。」
 
 
回家的路上,珙吉走在後頭,高聲歌唱著。
 
突然歌聲停了,
 
「珙吉?」長生立即回頭擔心的喊著
「大哥叫錯了,我是思善。」珙吉輕笑著,然後閉上雙眼對著長生的方向走去,撞了長生一下。
 
「唉喲,你這人走路不長眼睛啊。」珙吉故做生氣狀
長生想了一下,隨即明白過來,大聲回道:「你才不長眼睛咧!」
「這聲音好熟啊~~你該不會是村東口的崔瞎子?」
「你是村西口的趙瞎子?」
「好久不見啊~~」兩人同時笑著說道,往對方伸出雙手想來個擁抱,卻撲了個空。
「你在哪裏啊?」又是兩人同時說出。
「我在這邊,你在那邊。」長生說
「不是~~是我在這邊,你在那邊。」珙吉說
「我在這邊,你在那邊。」長生說
「不是~~是我在這邊,你在那邊。」珙吉說
經過幾次撲空,兩人終於如願以償抱到對方。
 
緊緊的相擁,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~~
 
 
 
後記:
這是怨念,我太希望他們兩個可以在一起,所以才生出這篇亂七八糟的文章。
其實,我本來是想讓珙吉更有男子氣概一點,例如拿刀保護長生,跟官兵廝殺...等等
結果,我讓他做的最有氣概的事竟然是--抱著長生跳崖冏 
怎麼看都還是女人家會幹的事.......= =|||
我本來還想寫一篇 燕山君,不過上網查了一下他的史績...真的是很殘暴啊orz
跟電影中那個帶著孩子氣的瘋狂男人 感覺不同,光他把佛寺改建成妓院這點...我就同情心全無了.....害我一整個寫不下去=口=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