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醫學與文學期末報告

我對文學的記憶
夏天,燦爛的陽光從樹葉間灑落,斑斑駁駁印在我白色的制服上,沒多久之後,我將離開這裏,前往人人嚮往的繁華之都-台北。
至少,我是這麼希望著。
 
大家都在談論著自己的夢想,父母的期待,還有現實的經濟環境。
還記得兩年前,重新分班時,朋友見到我時,臉上掛著驚訝的神情
「我還以為你會選文組。」她說。
「你也知道,三類比較有前途嘛~」我無奈的笑。
當時,我是這麼認為,他也是這麼認為,父母也是這麼認為,大家都是這麼認為。
就此,我就放棄文學了嗎?不,我只是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掙扎。化學課本裏夾著漫無章法的新詩,數學講義上留下人物設定,而大綱呢?則是藏在物理課本上。我最快樂的時候,就是在練習應付學測的作文時,我依稀記得,當時有題"看圖說故事",圖片上,ㄧ對男女開著車奔馳在種滿椰樹的大道上。我寫成一對大盜,偷了銀行金庫之後,偽裝成ㄧ對要度蜜月的新婚夫妻,逃離出境。作文發回來之後,我得到極高的分數,這使我十分得意。
 
文學當興趣就好嘛!如果當飯吃,我可能會餓死吧!
 
翩然離開文學氣息濃厚的高中校園,我如以所願來到台北。
這裡沒有吟朗新詩的青年,沒有抱著泰戈爾詩集的女孩。人人手上拿著的是醫學生物字典,談論的是方才做的DNA電泳。
這就是我未來四年的居所。
 
當我終日埋首成堆的原文書中,我心中的文學也正一步步的離我遠去。
「再見。」文學對著我說,
「再見...請你保重。」我目送著他離開,內心想著:不知他是否有地方可去?
估計這所學校內大概快沒有了吧?沒有文學的容身之處。
 
抬頭仰望天空,廣闊的藍天下,親愛的文學,你現在是否可好?想必你正在樹蔭下高談心靈哲學,或是坐在某間茶館中高唱風花雪月,又或是在星空之下說著一篇篇動人的古老傳說。
 
當你在做這些事的同時,
 
我應該正大口大口灌下咖啡因,
 
儘可能補足平日用功的不足。
 
(雖然我知道,咖啡因對腦細胞不好。)
 
 
 
「艮!老師竟然出那題。」
「我都不會寫啦!怎麼辦~~我要被當了」
「厚!我要重修了啦!」
「死定了!我免疫才念一半!」
.............
一句句的話語隨著夏日薰風而去,年復一年。
幸運地,我跌跌撞撞畢業了。傻傻地跟著大家拚證照、拚國考、拚研究所。
幾年之後,我成了天天泡在醫院裏的人之一,領著不豐厚但也不會餓死人的薪水,繼續過著我未完的人生。
而文學你呢?
 
前兩天,我心血來潮想找出高中時代寫的那篇作文,在房間裡東翻西找了老半天。
「妳在找什麼?」媽媽好奇問我
「我高中寫的作文。我記得我跟書放在一起的...」
「那很早之前,不是就跟課本一起回收了嗎?」媽媽說
「啊...」我頹坐在地,眼中寫滿了不甘。
 
文學啊文學,我就此跟你完全失聯了嗎?
 
閉上眼,過往的幕幕浮現眼前,嘆氣痴心葬花的林黛玉,笑著把長恨歌吟唱,諷刺考試如蜀道難般難上了青天,學著李白舉杯邀明月,大喊"人生得意需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",激賞李白的狂,愛慕蘇軾的豪氣;接著一轉,在書房中,啃起所謂的"課外讀物",從徐志摩開始到賽珍珠、梅濟民,[北大荒]、[未央歌]在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!然後,又進入翻譯小說的時代,[冰點]、[綿羊山]、[牙買加客棧],跳脫寫實的框框,一心沉浸綺麗的世界之中。玩膩了華麗之後,又開始啃起樸實的文章,綺君、魯迅,接著一口氣跳到近代的吳濁流、林雙不、楊逵、黃春明、張大春、小野....跟文學你的接觸是雜亂無章、時空倒錯,但你一點都不介意
親愛的文學,你還記得嗎?當年趁著午休時間,躲在校園裡老榕樹下一筆一畫寫下天真的小說,我還做過詩呢!現在想起來十分滑稽,既無押韻也無對仗。
但是,我們所共度的歲月痕跡,早已隨著課本消失殆盡,是被焚化爐燒的屍骨無存?還是變成再生紙供小孩子塗塗畫畫?
而今,你在哪裡?
 
淚水無聲無息地落下,停不住了。
 
當日跟你道別時所忍住的淚水,與今日思念你的淚水,匯合成一道溪水溢出眼眶。
 
過了十幾年了,我環顧四周,才發現到出都有你的身影,在報紙上,在網路上,在路邊發的廣告傳單,在捷運站的看板上,但你卻都沒再更接進我一步。
 
「是妳忽略了我的存在。」文學皺著眉頭說。
 
是嗎? 原來是這樣嗎?
 
眾裡尋他千百度,慕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
 
我笑了。
 
「那麼你願意回到我身邊嗎?」我對文學問著。
「只要你希望。」文學笑著回答我。
 
 
親愛的文學,你知道嗎?
沒有你在身邊,日子好難過。
 
如果說,魚需要水才能遨遊,鳥需要天空才能飛翔。
那麼,我需要的只有文學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