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自創]人形抄 番外篇--雨夜淋漓

 


 
 
男人獨在坐迴廊下,欣賞著被大雨拍打的庭院。察覺身後傳來細微的布料摩擦聲跟腳步聲,他沒有回頭,單憑傳來的陣陣泠洌清香,他已經知道來者是誰。「妳醒了。」男人低沉的嗓音柔柔地漾開在濕冷的空氣中。
「嗯,要不要喝一杯。」出現在男人身後的美女,她倚著柱子,手裡還拎著雪白剔透的小酒瓶,身上略顯單薄的雪色單衣包裹著姣好的身材,黑緞般柔亮的秀髮披散在肩側,更添幾分迷人的風采。仔細瞧,美女雪白的單衣隱約透出複雜美麗的紋路,恰巧就跟她手中羊脂玉製的小酒瓶一樣,華麗而不雜亂。精緻的小酒瓶,雪白通透的身側,工匠像似炫燿般的用小篆體刻著兩個字──「偞璃」。
「好啊。」有美人相陪,他何樂而不為呢。
美女微微一笑,徐步移向男人身旁坐下,為他斟酒。
「你新帶回來的孩子,正被大家圍著呢。」美人柔媚的語調,令人聽了渾身酥軟。
「是嗎?」男人不以為意的淺淺一笑,細細品嚐著美人為他斟的清酒。
 
 
「是新來的。」
「那男人又去招蜂引蝶了!!」
「他呀,天生多情種~~」
「怎麼這次好像有點不一樣?」
雁華被眼前的女人們你一言我一句搞得頭昏腦脹,害他直想躲回木匣內。
他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女性,而且都是美女!!各式各樣不同的美女,她們年齡不同,穿著打扮也大相逕庭,有的甚至還穿著他從未見過的衣著式樣。
「喂,你叫什麼名字?」一個綁個包包頭穿著旗袍的女孩一蹦一跳來到雁華面前。
「雁華。」雁華生怯怯地應聲。
聽到雁華男孩子氣的聲音,屋裡一下炸開了鍋。
「是個男孩!!」
「怎麼可能?!他一向只收女孩子!!」
「而且專收美人。」有人涼涼補上一句。
不得不承認,男人雖然個性有些許缺陷,可是眼光是一流中的一流。
他專收古物,尤其是有靈氣的古物,只要他相中,必得手,無論用什麼方法。
「可是他年紀還很輕啊。」
「只是個20年左右的小娃娃吧。」
「可是卻有靈性呢。」
「長得也還不錯。」
女人們又開始圍著雁華打轉,話匣子一但打開就停不下來,吱吱喳喳不停討論著,被包圍的雁華完全插不上話。
 
 
屋內不斷傳來爭論的聲音,破壞了寧靜的雨夜美景,在迴廊暢飲的兩人也聽得一清二楚。
「真有活力。」男人不以為意一邊輕笑著一邊拿起酒碟,對著夜色一口飲下。
「難得有新人。」美女端起小酒瓶,再度斟了一杯。
「呵呵,我想起跟偞璃妳初會。妳把我弄得全身濕…」男人嘴角噙著笑意,故意地將身子傾向身旁的美女。
「誰讓你把紹興裝進我身體。我只愛清酒,其他的我一概不接受!!」偞璃冷豔的臉頓時露出嫌惡的表情,像是想起那時不好的回憶。
「那也沒必要把酒通通噴到我身上吧?可惜了一瓢好酒…」男人一臉無奈,故作傷心地說著。
 
呵,好有個性的酒瓶子,不過,我就喜歡她這點。
 
對於男人刻意的求饒,偞璃仰起高傲的下巴,輕哼一聲。
「偞璃,偞璃……」男人用低沉的嗓音誘惑似地喚著她的名字。
 
「不要~~~~」
「呀~~~~~~」
男孩的哭喊跟女孩的尖叫一前一後地從屋內驚天動地傳出來。
男人苦笑,只好忍痛放棄眼前跟美人親近大好機會。
 
偞璃可是很少主動親近他的,可惜了
 
拉開門,男人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。
娃娃艷紅的和服完全敞開,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,平坦的胸前跟身下之物,證明了他為男兒身的事實。他一見到男人開門,便立刻撲進他懷中,烏亮的大眼充滿淚水,嬌小的身軀不住顫抖。
另一邊,罪魁禍首坐在地上,雙手摀著眼睛,滿臉通紅。
「熙兒,這是怎麼回事?」男人低沉的嗓音依舊溫柔,但多了一點責備
「人家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是男的還女的…..」熙兒瞪大無辜的雙眼,像似說著:『我又沒有對他怎麼樣。』
「那麼妳好好確認過了嗎?」男人壞壞地笑道。
「嗯…是男孩子沒錯。」熙兒的臉紅得像熟透的番茄一樣。
「孩子,過來。」偞璃則是略過使壞心眼的男人,朝他懷中的孩子招了招手。
受到女人如玉般溫潤的聲音的呼喚,雁華乖乖地走到偞璃面前。
偞璃流暢而優雅地爲雁華整理好衣著,然後安撫地摸著他的頭說:「今晚累了吧,早點休息。」
 
男人默不出聲在旁看著熙兒走上來拉著雁華的手道歉,然後偞璃輕輕一揮袖,方才吵鬧的精靈們就都乖乖回去睡覺。
 
「不愧是偞璃。」男人舉起酒杯向偞璃致意。
「身為主人的你,多少該做點事吧!真不知道當初爲什麼要答應你!」偞璃沒什麼好氣盯著一副屌兒啷當模樣的男人。
「哎呀哎呀,妳忘了嗎?當初…」男人故作驚訝感嘆說道。
「怎麼可能會忘…」偞璃打斷男人的話,堅定地反駁。
 
那天,我被當作不祥的酒瓶,眼看就要被敲個粉碎。男人就這麼突然的出現,跟那家主人說:『如果您不要的話,請將這位美麗的小姐讓給我吧。』
就這麼糊裡糊塗被男人帶回家,每次當男人興起將他新到手的好酒注入瓶中,偞璃總是不賞光地將酒噴了他整身都是。但男人沒有生氣,反而更加殷勤找尋各式各樣的美酒回來,不過偞璃卻沒一次賞臉。
「偞璃啊偞璃,我尊貴的公主,您所愛究竟是何物?」男人直直望著她,直率的眼神像是看穿她的本體一般。
「清酒。」偞璃像是受到蠱惑一般,輕輕地開口說了。
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,隔日便帶了各式各樣的清酒回來,那晚他高興得喝個酩酊大醉。
看著那個手舞足蹈的醉鬼,偞璃開口說:「你願意當我主人嗎?」
狀似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,笑著親了偞璃一口當作回答。
事後,偞璃後悔莫及,她被狡猾的男人騙了。男人的酒量千杯不倒,而且他擁有的無數力量當中,有一項就叫邪眼
 
「你這狡猾的狐狸。」偞璃回憶至此,忍不住抱怨道。
「若非如此,怎麼能得到你們這些稀世珍寶呢?」男人露出他一貫的招牌笑容,向偞璃晃了晃手上的酒碟,「來吧。夜還漫長,我們繼續喝。」。
 
若不是你,雨夜之中我早就化作粉末。
若不是你,我又如何可以嚐遍這天下美酒。
約定,我偞璃在此立下誓言。願認     為主人,永世不渝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