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同人]寂寞是病 [T&amp;B]

青年一如往常坐在桌前,姿態優雅的看著電腦螢幕,絲毫不受到窗外狂風暴雨的影響,靜靜地翻閱著HERO TV轉寄過來的成堆的粉絲信。

  看著信件裡面狂熱的愛意,不管是告白的影片還是照片,一點點都無法打動他的心。

  疲累的青年手指滑向桌面的圖示,點開那個再熟悉也不過的血紅色標誌,冰冷的感覺瞬間又爬上心頭。

  他皺起眉頭,緊繃著身體努力想要甩掉這股寒意。只有在這種時候,他才會特別渴望溫暖。直到許久之後,他才鬆懈下來。他大口喘著氣,全身已經被汗溼透。

  從窗子的反射中看見自己狼狽的身影,青年嘴角扯出一抹苦笑,自嘲似地說:「果然...我還是不行嗎?爸爸...媽媽...」。

壓抑許久的寂寞感傾巢而出,飛快地侵蝕著青年堅強的精神防備。

      

幽暗冰冷的室內,一個寂寞的身影縮在椅子上無聲地哭泣。

 

「喝!」本來大字型攤在沙發上昏睡的男人突然驚醒,他慌張地四處張望,然後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在家中。

「什麼嘛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嗎?」男人低聲嘀咕了幾句,打了個大大的哈欠,然後起身打算回房間繼續睡。

『反正,這種風雨交加的壞天氣,壞人們也不想出來作惡吧。啊,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樣了?』

想著想著,男人腦中突然浮現出自己的搭檔那張囂張跋扈的臉,他忍不住不屑地哼了一聲。

此時剛好巨大的閃電劃過天際,緊接著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雷聲。本來已經快抵達床邊的男人,突然念頭一轉,他停下腳步往反方向走去。回到沙發旁,拿起電話,撥了號碼。

「喂。」青年一貫冷冰冰的語氣傳了過來。

「呃那個,剛剛打雷了。」口拙的男人坑坑巴巴地說著,不知道該怎麼說出關心的話語。

「嗯,我知道。然後?」

「然..我家停電了!」男人看著燈火通明的客廳,心虛地大聲說道。

「所以,那關我什麼事?」

「就是晚上沒有燈,我睡不著啦!」可惡的臭兔子,害我不停撒這種爛謊。

」感覺話筒的另一端似乎有輕笑聲,「前輩,你早說嘛。我的家很樂意借你住一晚。」

「可惡!我現在馬上過去!」覺得自己一片好心被羞辱的男人火大吼完後,用力掛上電話。

 

還縮在椅子上的青年,帶著微笑把手機擺回桌上。雖然冰冷的感覺還殘留在身上,不過總是恢復了理智。

他整個人虛脫地躺在椅子上,視線飄向緊閉的房門,像似在期待著什麼。

 

 

「我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呢。」

 

 

「臭兔子!我來了!哇,裡面怎麼這麼黑!停電嗎?真的停電嗎!」當男人冒著狂風暴雨抵達青年的住所時,迎接他的是幾乎令人窒息的黑暗空間。

「吵死了!請閉嘴,你這樣會干擾到別人的安寧。」分不清是從來哪裡傳來的青年的聲音冷靜地責備著男人的誇張舉止。

「你在搞什麼咦?」

當男人找到電燈開關讓室內恢復明亮之時,青年不知道何時已經走到他的面前。

「邦尼醬?那個,我全身被雨淋濕了耶所以..」突然被青年緊緊抱住的男人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「是巴納比!」青年不厭其煩地糾正男人的說法,「再讓我抱一下下就好。」整個埋入男人懷中的他悶悶地說著,一點都沒有想鬆手的意思。

「呃」男人實在沒有勇氣說出口,現在的青年就像隻可憐又寂寞的小兔子一樣。

想了一想,他伸出溫暖的大掌輕輕撫著青年的背,用難得溫柔的語調說:「乖乖,已經沒事了喔~我在這裡。」

 

 

(不知時間過了多久

 

「呃...邦尼醬,你好像抱的有點久...可以,鬆開一下嗎?」溼透的衣服貼在身上實在很冷啊!

男人有些尷尬地提出請求,而青年則是抬起頭直視著他。

「是巴納比!」青年不厭其煩地再度糾正男人的教法,「前輩的身體真的很溫暖,就跟貓一樣。」他露出一個禮儀完美的笑容,眼神回復了平常的冷靜。

「蛤?」摸不著頭緒的男人發出疑惑的問句。

「所以,請前輩再多分一點溫暖給我吧。」

「咦?!」

「開玩笑的。前輩你最好快點把衣服換掉,不然會感冒的。」青年鬆開手,狀似輕蔑的哼了一聲。

「蛤?你還不是一樣!」被青年的舉動一惹又莫名火大的男人大聲反擊著。

「快點換吧。」青年從櫃子裡面拿出乾淨的毛巾跟一套新衣物往男人身上丟去。

「喂嗚!」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男人,被丟得正著,悶哼一聲閉起嘴巴開始換衣服。

 

一邊脫下溼透的衣服,一邊偷瞄自己身旁同樣也在換衣服的青年,男人小聲嘀咕說道:「聽說兔子太寂寞會死掉,原來是真的。」

(全篇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