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自創] 桂神


杜餘,石溪村人,年方二十,雙親已逝,孤身住在溪邊的石屋內。

他生性嗜酒,因為石溪村沒人賣酒,他乾脆自己釀酒。

杜餘本來完全門外漢一個,凡是能吃的東西,他統統都拿來釀酒。有時候運氣好,釀得還可以,就拿出來賣給村民,換點糧食填肚子。雙親留給他的祖田,杜餘碰都沒碰,都放著荒廢發草。村民都說他被酒燒糊了腦袋,還給他起了有點兒風雅的渾號叫瘋杜康。

 

這天杜餘又背著竹簍到村子後邊的小山丘上摘野果野花釀酒,順便填填肚子。

走沒幾步,便聞到一陣若有似無的花香。在好奇心驅使下,他順著香味走去,居然看見一棵開滿花的桂樹。

「原來這山上有桂樹啊!以前怎麼從來沒見過。」杜餘一邊讚嘆,一邊在桂樹下繞啊繞,想著要如何摘花回去釀酒。

當杜餘放下竹簍,打算爬上樹搖桂花時,聽見樹上傳來一個嬌嫩的聲音說:

「來了一個沒見過的傢伙。」

他抬頭一看,見到一個小女孩坐在樹上好奇地瞧著他。

「喂~小ㄚ頭,妳一個人在上面做什麼?一個人爬這麼高很危險的,快下來。」

杜餘暗自心想著:『哪家的孩子這麼野?跑到山裡來玩,還爬到那麼高的樹上。』

他捲起衣袖,準備爬上樹把那野ㄚ頭弄下來之時,女孩又開口說了。

「你看得見我?」

小女孩眼睛睜得大大,像看見什麼稀奇的東西一般看著杜餘。

「當然看得見啦!」杜餘沒什麼好氣地回應著。「怪ㄚ頭,快下來!」

小女孩不理會杜餘叫她下來的話,嘴裡碎念著『真是奇了!』之類的話語。

「喂,你想做什麼?」小女孩歪著頭,看著正爬樹爬到一半的杜餘說。

「摘桂花。」

「摘了要做什麼?」

「釀酒。」

「酒是什麼?」

ㄚ頭,你耍我是不是!真當我是瘋子啊!」杜餘氣得大吼大叫,還不顧危險地揚起一隻拳頭揮舞著。

「你真有趣,花就給你吧。」小女孩坐在樹上看著杜餘的『表演』,樂得呵呵笑。然後舉起一隻手,抖了抖衣袖。整棵樹隨著她的動作沙沙作響,細小的花朵紛飛,

像是雪花一般飄落。

「明明就沒有風啊」杜餘看傻了眼。

「好了,裝滿啦。你可以回去啦!」小女孩停下動作的同時,整棵樹也恢復靜止狀態。她笑著指了指杜餘方才放在地上的竹簍,現今裡面已經裝滿了潔白芬芳的桂花。杜餘瞪大了雙眼,嘴巴張得大大,半晌都發不出聲音。

 

當真遇到神仙啦!

 

 

返家後,杜餘旋即把神仙賜的桂花全數拿來釀酒。沒想到,釀出來的桂花酒,金黃芬芳,入口甘醇。

本來他打算把這上等的佳釀賣給定期來村落的行腳商,那行腳商看了酒一開口就出了個好價錢,杜餘也不傻,知道自己的酒肯定不只這個價,喊了雙倍價。

行腳商見唬不了他,正當覺得難為時,杜餘開口道:「我知道大哥您肯定沒這麼多錢,不過您認識的人多,幫小弟宣傳介紹一下,這仲介錢肯定不會少的。」

他幫行腳商的水壺裝了滿滿的桂花釀,當作是訂金,事就這麼成了。

 

這行腳商倒也勤快,沒多久就來了個酒商跟杜餘買酒,還打了長期契約。石溪村民都嘖嘖稱奇,居然有人肯不辭千里跑到這窮鄉僻壤買幾罈酒,而杜餘一下子從身無分文的窮光蛋,搖身一變成了全村最有錢的人。

 

杜餘把收到的訂金拿來擴建整修他的酒坊,還僱了幾名年輕力壯的村人在他酒坊工作。釀酒作法每一個步驟他都毫不吝嗇教給工人們,就唯獨這桂花的來源,他怎麼也不肯透露,總是一個人偷偷背著竹簍離開村子去採。

「這可是秘密,我怎能隨便告訴你們。」杜餘露出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,「而且這桂花可不是人人都採得起的。」

杜餘的這番瘋言瘋語,村民半信半疑。

不過打從有次幾個不信邪的小伙子偷偷跟蹤杜餘,結果才入山沒多久就迷路了,差點回不了家,最後還是被回程的杜餘救下山之後,就再也沒有人敢懷疑他的話。

 

 

這日,杜餘又背著竹簍上山採花。

 

「喂,杜餘。酒好喝嗎?」小女孩趴著樹上,白嫩的小腿晃啊晃,一副悠閒模樣。

「想試試看嗎?」杜餘本來對她尊敬又害怕,但幾次交談之後,他開始覺得這樹靈就跟一般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,對她說話口氣自然也像是在對鄰家的小ㄚ頭。

「想!」她眼睛發亮地看著杜餘,用力地點頭,整棵桂樹自然也跟著晃動,花啊葉的,甚至一些小枯枝也跟著被抖了下來。

「行了行了,我明天帶上來給妳。別搖了~」杜餘雖然舉起雙手遮著,還是被掉下來的枝葉砸得疼,連忙求饒。

 

隔天,杜餘果真帶了一小壺酒給她。

她興奮地接過來喝了一大口,然後皺起眉頭把酒壺塞還給杜餘。

「難喝!」

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真不識貨。」杜餘被她的動作逗的哈哈大笑,還刻意拿起酒壺,灌了一大口。

「哼。我的年紀可比你大多了!」聽見杜餘取笑自己,她生氣地扭過頭,小嘴翹得老高。

「好啦~早料準妳會這麼說,所以我都準備妥當啦!」杜餘從懷中拿出一個與方才一模一樣的酒壺,遞給她。

她小心翼翼地掀開壺蓋,用手指沾了一點送入嘴中。

「好吃,我喜歡這個。」

「是吧!我杜餘特製的桂花蜜,味道可是人間美味。」

「嗯。」她滿意地點點頭。

「老是白拿妳的桂花,我也怪不好意思的。這樣吧!以後每年我都給妳送,如何?」

 

雖然不懂什麼叫白拿,不過聽到以後每年都有得吃,她自然是爽快地答應了。

從那之後,每年桂花花期最初之際,杜餘都會把第一批收下來的桂花,分一些釀蜜送給她,當作是桂花的回禮。

 

漸漸地杜餘的生意做得穩固,村民對他的態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,最後連村長都親自登門造訪。

「杜餘啊~你孤家寡人的,起居沒個照應,不如讓我女兒來照顧你可好?」

杜餘自然明白村長的心意,他笑著說:「噯呀~這可是我杜餘不可多得的福份啊。」

 

當他上山跟樹靈說這件事時,那小女孩只是瞪大眼睛看著他。

「成親是什麼?」

「就是兩個人住在一起,睡在同一張床上。」

「睡在同一張床上你們會交尾嗎?」

「喂!女孩子家家的,怎麼會說這等粗俗的字眼!」杜餘的臉一下子熱得發燙。

「麻雀們教我的啊。」她睜著圓亮的大眼看著樹下害羞不已的男人,無辜地說。

「以後不可以再說這種粗俗的字,知道嗎?」杜餘就像在教訓小孩子般教訓著這位樹靈。

「知道了~人類的規矩真多。」她隨意回答杜餘的話,還順便抱怨了一句。

杜餘笑著搖搖頭,他心裡也明白要一位野生的樹神守人類的規矩,是比登天還難。

 

「杜餘~」在杜餘幫她整理著周邊的雜草時,她不知道想起什麼,又喊了一聲。

「又怎麼啦?」

「你們會生孩子嗎?」

「會吧。」

「那可以帶來給我看嗎?」

「當然可以啊!」杜餘爽快地答應。

「約好了喔~」女孩開心走到他身邊,滿心期待地望著他。

「嗯。」杜餘蹲下身子,伸手摸了摸她的頭。

 

沒多久,杜餘就風風光光娶了村長的女兒。他們成親的那日,整個村里熱鬧非凡,甚至還來了許多別村的人湊熱鬧。就像是在辦慶典一樣,人們的笑聲跟鑼鼓聲,連山上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樹靈坐在自己最高的枝枒上,靜靜地望著村子。她身旁的麻雀們吱吱喳喳,爭先恐後想告訴她那婚禮有多豪華多熱鬧。她仔細地聽著麻雀們的形容,直到天色黑了,麻雀都睡了,村裡的燈火也都熄了,她才肯閤上眼睛。

 

就像是真的有神庇佑一般,杜餘不只酒坊生意經營的好,連他的妻子也是嫁給他幾個月的時間便有了身孕。他知道之後,開心地立即衝出家門,一路嚷嚷著『我有孩子了!』,直奔至桂樹前。

「ㄚ頭!我有孩子了!」

「真的?孩子呢?」她走到杜餘身邊東瞧瞧西瞧瞧,想知道他把孩子藏在哪裡。

「還早呢,還在老婆的肚子裡。」杜餘樂得笑不攏嘴,大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。

 

隔年,杜餘的妻子不負眾望地給他添了白白胖胖的小壯丁。

同時,村長也決定把位置交給他的女婿,將來好傳給他唯一的孫兒。

這樣的事,在杜餘娶了村長的女兒時就決定了,村民也沒多大反彈。

畢竟雖然杜餘性情古怪,但是為人豪爽個性善良,許多村民都受過杜餘的幫忙。

有了兒子又當上村長,杜餘如沐春風,現在全村就屬他說的話,最有份量。

他想想,或許也該是時候了。

他獨自一人守著秘密也已經多年了,現在酒坊的生意越做越大,光靠他一個人天天上山採花,量還是不夠應付訂單。

況且,人終須一死。他死後,摘桂花的活還是得要有人做,不然全村起碼有一半的人都要餓肚子。

 

清晨,杜餘抱著剛滿月的孩子,一個人上山見樹靈。

 

「白白胖胖的,真可愛。」小女孩伸出手逗弄杜餘懷裡的孩子,玩得不亦樂乎。

「妳喜歡他嗎?」

「喜歡。」

「那妳願意保護我的孩子嗎?」

「當然啦!」小女孩頭也不抬地回應。

這時的她還不懂人類的心機,不知道杜餘話中真正含意。杜餘口中的孩子,可不止他現在懷中的那個,而是更廣泛深遠的含意。

杜餘帶著孩子下山後,召集了全村的人,告訴他們今天他要公開他的秘密。

他準備了豐盛的祭祀用品,帶著妻小與村民再度浩浩蕩蕩地上山。因為有杜餘的帶領,這次所有人都毫無困難地來到大桂樹前。

杜餘謹慎地把祭祀用品擺放好之後,轉身對著村民說:

「大家都聽好了!桂花都是這位桂神大人的恩賜!」

杜餘的手比向站在樹前的小女孩,不過沒有一人能看見,他們眼中只有一棵綠油油的樹。

杜餘回身面向桂樹下跪祭拜,他的妻子也連忙抱著孩子跟著丈夫一樣動作。還是一頭霧水的村民們見到村長一家都跪了,大家也紛紛跟著下跪叩拜。

「杜餘,你們在做什麼呀?」小女孩就站在他的面前,好奇問道。

「桂神大人,您還記得今早的約定嗎?」杜餘必恭必敬地回應。

「桂神?是叫我啊?記得啊,保護你的孩子對吧。」小女孩對於得到新的稱呼而感到新鮮,笑著回應。

杜餘以外的人都傻楞楞地看著杜餘對著樹說話,因為除了杜餘之外,沒人看得見樹靈,也沒人聽得見她的聲音,他們只能聽見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。

不過,在像今天這種無風的日子,樹居然能發出這種聲音,而且就像真的在回應杜餘的話一般節奏規律,也夠讓人嘖嘖稱奇了。

 

「是的,桂神大人。所以,我帶著我的孩子們來見您。」杜餘轉頭看著村民們。

「這些都是我的孩子。」

「杜餘你耍我啊!這裡面有些人還比你老!」小女孩看了看村民們,然後大聲喊道。

「我現在是這個村子的村長,自然村子裡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孩子,桂神大人。」杜餘說完之後,又朝著小女孩深深一拜。

「我懂你的意思了,你要我保護這些人對吧。」

「對,還有這些人的孩子跟孩子的孩子

「杜餘!」小女孩嬌嫩的嗓音,含著一絲怒氣。

「桂神大人。」杜餘誠惶誠恐地磕頭。

好吧,是我先答應你的。就這樣吧!」看著跪在地上的杜餘,她不免心軟地嘆了口氣,答應下來。

「請桂神大人以桂花為約。」杜餘一方面怕村民不夠信服,一方面也擔心樹靈反悔,大膽地開口請求。

「好。」小女孩跟杜餘相處久了,性情也似他的幾分豪爽。只見她袖子一揮,本來一片綠油油的樹上,立刻冒出成千上萬潔白芬芳的小花朵,把村民們嚇得一愣一愣,直呼是神蹟。

「多謝桂神大人。」杜餘連忙磕頭拜謝,他身後的村民們也不停地跟著磕頭,絲毫不敢怠慢禮數。

因為杜餘的這番心機,石溪村有了樹神的保護,杜餘的血脈就此得到上百年的安康生活。同樣的,有了村民的照料跟供奉,桂樹也越發高大健康,上百年後仍然屹立不搖。

 

在公開了桂神的存在之後,杜餘花了幾天的時間,率領村民們闢出一條道路,從村子直通到桂樹前。

從那之後,不只杜餘,其他人也會不時上山供奉桂神。

原本樹靈就不討厭人類,現在一下子有這麼多人來看她,她自然是開心。

不過,她嚐試著想跟那些人聊天,結果那些人聽到樹葉的沙沙聲就嚇得發抖下跪。試了幾次,都是這樣,她就不再跟那些人講話了。

因此她變得格外期待杜餘來的日子,尤其是一年一度的供奉日。

那天杜餘會帶著桂花蜜跟一些小點心,上山跟她聊上一整天。

 

杜餘每年都依約前來,從未一次失約。直到他已經上了年紀,還是會拄著拐杖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山來。

 

「杜餘,你好慢喔。」樹靈坐在樹上,一邊編著自己的頭髮玩,一邊說著。

「人老了走不太..動囉」已經年過八十的杜餘,拄著拐杖,口齒也變得含糊結巴。

不過,樹靈倒是不以為意,她從樹上輕盈地躍下,來到杜餘面前,取走那一壺桂花蜜。

「桂神大人」杜餘有些吃力地開口。

「什麼事?」女孩一邊享用著桂花蜜,一邊回應。

「今天....能是..最後一次

「什麼,你想毀約不成?不行不行!」女孩一下子來氣,轉過身子背對杜餘。

「ㄚ頭再見了。」杜餘走上前,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頭。然後轉身,慢慢地順著原路走下山去。

女孩對於這個動作感到驚訝,打從那日他稱自己是桂神大人後,就再也沒喊過她「ㄚ頭」也沒摸過她的頭。

 

那日,她沒能拉下臉來跟杜餘和好,只有默默看著他一個人下山。心裡倒是惦記著,明年供奉日時,她得跟杜餘好好說說。

 

不出一個月,在桂花盛開的日子,村子裡面又鬧得沸沸揚揚,就跟杜餘結婚那次一樣,聲音大得連山上都聽得見。

她好奇地坐在樹上看著村民們排成長長一列的隊伍走上山來,中間還有幾名壯漢抬著一個大木盒子,然後在她的旁邊挖了一個坑,把木盒子埋了進去。然後在上面立了塊石板,石板上頭還刻著許多字。樹靈覺得有趣,但是她不懂人類的字,心裡則是暗自盤算著下次杜餘上山,讓他教自己識字。此時,那一群人跪在石板前,大聲號哭,她認得幾個哭得特別傷心的,那是杜餘的妻子跟兒女們。

她坐在枝椏上看著他們一邊哭,一邊在石板前插了三隻燒起來有香味的木枝,還擺了一盤一盤的食物,對著石碑又跪又拜又磕頭。

她一臉疑惑看著他們完成整個動作,直到他們天黑下山為止。

雖然對這天村民奇怪的舉動感到疑惑,不過她很快就忘記這件事,轉而滿心期待杜餘上山。

一年一次的供奉日就快到了,想起杜餘做的桂花蜜,她就饞得口水直流。

 

但供奉日那天,杜餘沒來。

來的人是他的長子,他恭敬地將桂花蜜供奉在樹頭。

「喂,杜餘呢?」桂神對著他問道。

但男子聽不見桂神的話,只聽見樹葉沙沙聲,他立刻下跪對著桂樹拜了三拜,然後便轉身回家去了。

 

之後,桂神逢人就問。

 

「杜餘呢?」

 

「你們村長呢?」

 

「杜餘怎麼沒來?」

 

「杜餘在哪?」

 

「喂!我說,杜餘人呢?」

 

「叫杜餘來見我!」

 

無論桂神怎麼問,村民耳中聽到的都只有樹葉摩擦發出的沙沙聲。

他們不懂桂神的話,以為是桂神有神諭要傳。找了一個道士來作法,結果那名道士也沒能聽懂她的話語,還在桂樹身上又噴酒又撒香灰,氣得她用石頭跟樹枝砸那學藝不精的兩光道士。

 

「桂神發怒了啊!」見著那道士狼狽模樣的村民們是這樣傳誦著。

 

無論他們準備多少豪華的供品,桂神還是不肯原諒他們。成天發出沙沙聲,好不嚇人,有些膽子小的傢伙還說搞不好桂神會對村子作祟。

雖然是花期,卻無人敢上採花,就怕被桂神作祟。眼看花期都快過了,他們卻沒有東西可以交單,這樣下去到了冬天,他們就要挨餓了。村子裡面一片愁雲慘霧,繼任村長的杜餘的兒子,更是每天都煩惱得吃不下飯。最後在多次請人四處打聽之下,終於讓他重金請到一位真正的大師來解難。

 

那名大師讓杜餘的兒子領頭上山,他身後還跟著一大票好奇的村民,到達桂樹前時,桂神正坐在樹上獨自生著悶氣。

 

「桂神大人,您在生什麼氣呢?」那名大師對她開口說道。

「你看得見我?」女孩驚訝地低頭俯視樹下那名笑臉迎人的男子。

「當然看得見。」男子笑咪咪地直視著她說道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