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同人] unlight 小短篇集

【白色小花】

弗雷特里西今天心情很好,他一邊哼著歌一邊保養著他的刀。

方才接獲命令上決鬥場,遇到了熟悉的鮮紅色的嬌小身影。

記憶中如陶瓷娃娃般可愛的臉龐,倔強美麗的雙眸,近在眼前。

弗雷特里西舉著刀專注應付眼前難纏的敵手,嘴角卻不可抑止地逐漸上揚。

 

『來吧,讓我好好享受一下戰鬥的樂趣。』

 

在贏得勝利之後,他在場一邊等著主人帶回今日戰果,一邊回味著方才戰鬥。

直到看見主人手中握著兩枝白色的花朵歸來,他微微一愣,然後露出了燦爛無比的笑容。

 

白色石楠,生長在這片大地上的珍貴花朵,也是他與少女的羈絆之物。

 

 

【執著】

傑多尾隨阿貝爾來到了阿貝爾現在的住所,一路上阿貝爾毫無防備的模樣,令傑多差點笑了出來。

居然完全都沒發現他的存在,還真是一如往常遲鈍得可以!

 

他耐心地在屋外等待阿貝爾熄燈之後,才躡手躡腳地溜進房間。

靜靜地看著阿貝爾安穩的睡顏一會後,傑多屏住氣息在阿貝爾的唇烙下炙熱的吻,他彎下身子像是宣誓般在阿貝爾耳畔輕聲說道:

「你記住清楚了,只有我能夠讓你看到終點。」

 

 

【一夜好眠】

身為優秀的劍士,阿貝爾在休息中依舊保持著高度警戒的狀態,早在傑多開門之際他便醒了,只是不動聲色地觀查來者的動向。在弄清對方的意圖之前,他選擇佯裝熟睡。

直到那一吻落下時,他愣住了。

 

「你記住清楚了,只有我能夠讓你看到終點。」

混雜著滄桑的少年聲音在耳畔響起,他睜開眼迅速地伸手抓住對方稍嫌瘦弱的臂膀。

「傑多,是你吧?」

 

拼命想掙脫的少年漲紅了臉,低聲吼了句:「那又怎樣!」

「放手啦!」

「還不行。」

為了避免狡猾的少年掙脫,阿貝爾乾脆手一拉,靠著體型優勢把傑多牢牢固定床上。

「告訴我,你為什麼這麼做?」比起一開始的驚訝,阿貝爾現在心中更多是迷惑,而他現在正急於想解開。

被他壓制在身下的傑多聽見他的疑問,身體一僵,對著阿貝爾罵了聲「笨蛋大白痴!」,然後別過臉緊閉雙唇,一副抵死不說的模樣。

「好吧,那我只好繼續扣留你,到你願意說為止。」阿貝爾嘆了口氣,然後開始轉換姿勢。

「等下,你在做什麼!!」傑多慌亂地抗議著。

「睡覺啊~直到你願意給我答案為止。」阿貝爾理所當然回應著,然後側身躺下,雙手依舊緊緊扣住傑多。

一下子變成了尷尬姿勢,傑多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,深怕一不小心就被阿貝爾察覺他的秘密。

不過顯然他的擔心是多餘的,在他身後的男人將頭親暱靠在他肩上,沒多久便傳來均勻的呼吸聲。

焦慮、尷尬、興奮、憤怒,多種的情緒交織混合,終於讓傑多受不了地大吼:「我說就是了!快放手啦!」

阿貝爾睜開眼,露出勝利的微笑道:「說吧,我在聽。」

「我」傑多本來要脫口而出的話,瞬間哽在喉間,變得坑坑巴巴。他深吸一口氣,然後再度大聲說出他的回答:

「我最討厭你了!」

 

他說完的瞬間,身後炙人的體溫消失了。

 

「我明白了。」阿貝爾鬆開了箝制,坐起身子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。

傑多楞楞地看著衝著他露出笑容的青年,一時之間無法思考,直到聽見他對著自己說:「我也喜歡你喔!」。

他才驚醒過來,哇地一聲,開始嚎啕大哭起來,眼淚不受控制地啪搭啪搭掉個不停。他吸了吸鼻子,惡狠狠瞪著阿貝爾,用命令式語氣說:

「不准看!討厭的混蛋!」

阿貝爾露出有點為難的表情,然後再度把傑多抱進懷裡安撫。

「我不看,所以你就盡情發洩吧。」

「全世界你最討厭!」

「是是是。」

 

門外一群把耳朵貼在門上偷聽的人們對望一眼,露出會心一笑。見到事情圓滿落幕,大家也能放心上床睡覺。

今夜想必能夠一夜好眠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