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UL] [貝傑] 牢獄之災

 

其實傑多沒想到事情居然會變得這麼嚴重,只不過隨便喊了聲「那人是變態,想誘拐我!」,阿貝爾居然真的被抓去關,而且隔天就要公開處刑。

從隊友的口中得知消息後,傑多嚇傻了,他急忙跑去找大小姐求助。

聖女之子的回應只是淡淡一句:『很遺憾,我們家沒有錢可以贖他出來。只好

不等大小姐說完,性急的傑多便大吼:「那有這種事!我要救他!」然後奪門而出,留下一頭霧水的人偶跟躲在旁邊偷笑的隊友們。

 

從下午開始,傑多便在監牢附近偷偷地查看地形。

鄉下小鎮的警備實在是鬆得可以,監獄只有一名守衛,而且配備只有單純的木棍。

他躲在監牢附近的樹上,等待黑夜潛入的同時,一邊在心中叨念著阿貝爾那個傢伙真是蠢得可以,為什麼要這麼老實被抓之類的話語打發時間。

 

夜晚,在街道熄燈之後,一個身影輕巧從樹上一越而下,不消一秒鐘,他就擺平了門口的守衛,成功潛入牢中。

見到空蕩的監牢中,只關著一名青年,傑多怒火又上升了幾分,忍不住對牢裡的笨蛋吼道:「笨蛋!我來救你了!」。

「傑多?你怎麼跑來了?」

相對一臉緊張的傑多,牢房裡的阿貝爾顯得十分悠哉,他睜著碧藍的雙眼有些訝異地看著跟牢門奮戰的少年。

「可惡!!這鎖怎麼打不開!!」傑多用隨身的工具努力想解開牢房的門,平時只消一秒就能打開的鎖,今天卻怎麼也解不開。

「他媽的!」煩躁的傑多氣得一拳鎚在門鎖上,雙手抓著欄杆,懊悔地低下頭。

早知道就不那麼做了我只是想戲弄他一下而已啊

「傑多?怎麼了?」

隔著冰冷的欄杆,阿貝爾伸出手輕輕撫摸傑多的頭。

「別哭了。」

「操他媽的!我才沒哭!都你這白痴智障的錯!」幹麼不逃!憑你的身手根本不會被抓啊!

 

看著眼前開始大哭的瘦小身影,阿貝爾一時之間有些錯愕。

 

關進牢裡有這麼嚴重?

 

「傑多」擔心哭泣的聲音會引來守衛,阿貝爾急忙伸手將傑多拉向自己。

傑多感覺自己臉貼上冰冷的欄杆,他略為不悅皺起眉頭,但是隨後而來唇上的熱度撫平了他的情緒。

阿貝爾比平常更加急躁熱情的吻,輕易地挑起兩人的欲望。

不顧監牢的阻礙,跟獄卒隨時可能會來巡邏的危險。傑多用只有彼此聽得到音量對阿貝爾說道:「吶,來做吧。」

 

『或許這是最後一次了。』

 

抱持訣別心態的傑多,比平常加積極誘惑阿貝爾。

「喂喂,這裡不太好吧。」阿貝爾有些為難地搔了搔頭,推開過度靠近的傑多。

「我才不管!」

「喂喂。」

不顧對方的拒絕,傑多再度纏了上來,纖細的手腳穿過鐵欄鉤住阿貝爾結實的身體,笑盈盈地看著他。

維持這樣曖昧的姿勢一段時間後,阿貝爾難得地輕輕嘆了口氣,伸出佈滿劍繭的大手磨蹭傑多的臉蛋,用充滿寵溺的口吻低聲說道: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。

「明明就很想做嘛~好色大叔。」傑多露出滿意的神情,側頭含住阿貝爾的手指舔舐著。

指尖溫暖溼潤的觸感,加上眼前少年嬌媚的神態,很快地便摧毀阿貝爾僅剩的一點理智。

他眯起眼睛,伸出另一隻手滑向少年的腰間,褪去少年的貼身短褲。

 

已經停不下了。

 

 

當傑多因為刺眼的陽光醒來之時,他張大了嘴看著眼前一片荒蕪的草原。

「靠!這裡是哪裡啊!」

他明明記得自己是在監牢跟阿貝爾度過夜晚,怎麼會跑到這鬼地方來?

「啊,醒了嗎?早安。」阿貝爾爽朗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,傑多反射性地抬頭,對上一張人畜無害的清爽笑臉。

「這怎麼回事?」

「我們有些落後了,得快點追上隊伍才行了。」

傑多冷靜下來觀察才發現自己是被阿貝爾抱在懷中行走。

「什麼鳥?!」

「啊,大小姐沒跟你說嗎?她說家裡沒錢贖我,叫我自己想辦法。天亮在村口會合,不過我們有點睡晚了,沒能趕上出發時間。」

「監牢!那該死的混蛋監牢呢!!」傑多扯著阿貝爾的頭髮激動地吼道。

「痛!不要拉我頭髮。那麼細的鐵條,很輕鬆就可以扳彎。」

傑多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男人,他都忘了這家伙的力氣有多大,簡直就是怪物!

『這麼說來,在弗雷特里西說阿貝爾要被處決時的神情的確有些古怪。』少年的腦袋開始靈活地運轉,回想當時的情形,最後得出了結論。

 

「他馬的,我被騙了!」

 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