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貝傑 短篇集part2

[信仰]

關鍵字:教堂

斑駁頹倒的牆壁上嵌著色彩繽紛的彩色玻璃,陽光透其中灑落在曾是聖壇上的石台,呈現出另一番風情。

傑多站在石台上,動著手臂讓玻璃透射的彩光在自己白皙的皮膚上流動,他有些著迷地看著色彩的變化,玩得不亦樂乎。

「我還以為是天使降臨了呢。」

阿貝爾走進廢墟,看見伸開雙臂沐浴在光芒的傑多,一瞬間將他身影與彩色玻璃上描繪的人物重疊。

「大叔,你眼睛瞎了嗎?還是腦袋壞掉?世界上才沒有天使這種東西。」傑多自認方才的幼稚行為被阿貝爾看到很糗,縮回雙臂盤腿坐在地上故作生氣地尖銳回應道。

「傑多,你不相信神的存在嗎?」阿貝爾笑著走到傑多身旁,微微抬頭仰望大片美麗的彩色玻璃繪畫。

「我才不信。」傑多哼了聲,用不屑的語氣回答。

 

如果這世上有神的存在,媽媽就不會死。我明明每天都向神祈禱,希望媽媽能夠恢復成以前的樣子。我天天都照著教義努力當個好孩子,但還是遭到責罵。不管多努力多忍耐多虔誠,奇蹟還是沒有出現。

神一定不存在。

所以,我才會殺了媽媽也沒受到懲罰。

 

「大叔,難不成你相信嗎?」傑多用狹促的神情盯著阿貝爾笑道。

阿貝爾搔了搔頭,想了一下才回答:「我也不信。」,然後繞過石台走到傑多面前,繼續說:「不過啊!我覺得有信仰是好事喔。因為相信,能夠讓意志堅定,心神安穩,讓力量發揮。至少,我是這樣。」

 

「蛤?!你剛不是說你不相信嗎?」

「我是不相信神,但我還是有信仰的喔。那個根源就是你,傑多。」

「真是莫名其妙的話!我聽不懂。」傑多皺起眉頭,有些煩躁地大喊。

「意思是『你是我的救贖』。傑多,你的存在拯救了我。」阿貝爾毫不吝嗇地對著傑多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「笨笨蛋!不要一臉認真說這種肉麻的話啦!老子才不會信。」傑多低下頭,雙手緊握成拳,清秀的臉龐漲得通紅。

 

阿貝爾帶著笑容靜靜注視傑多一會,然後開口說:「回去吧,快天黑了。大小姐會擔心的。」

說完,他便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。

「等我啦!大叔。」傑多急急忙忙追上阿貝爾的腳步。

 

阿貝爾轉頭看了身旁的傑多一眼,然後伸手牽起傑多的手繼續往前走,離開了教堂廢墟。

 

看著遠比自己高大許多的身影,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強壯有力,傑多一語不發,從掌心傳來略高自己一點的溫度,讓他自然而然地感到安心。

 

他暗自心想:『或許這就是我的信仰也不一定。』

 

 

 

[與你的距離]

關鍵字:高跟鞋、親吻額頭

「哈哈哈哈!」

偌大的城堡大廳迴盪著眾人的歡樂笑聲,顯得格外熱鬧。

身為笑點的阿貝爾有些無奈地抓抓頭,努力地保持身體平衡。他現在腳上穿著,不,正確來說是踏著一雙純白的高跟鞋。因為鞋子的尺寸過小,他的一雙大腳只能套進一點點前半部,後半部只能勉強踩在鞋子上,鞋面無法撐住他整個腳掌加上墊高的後鞋跟,讓他整個人呈現隨時會往前倒歪歪扭扭的狀態。

看著阿貝爾一雙幾乎遮住鞋子的大腳,跟拼命保持平衡卻搖搖晃晃的滑稽模樣,大家笑得更是開心。

「大叔你好遜!不是自誇下盤很穩嗎?」傑多毫不客氣地用手指著阿貝爾嘲笑道。

「這鞋子好難穿。」阿貝爾直率地抱怨道。

「才沒有這回事!」女性陣營一致反駁道。

「那再換個人試試?」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,男性陣營又圍成一圈開始氣勢磅礡地猜拳,決定下一個犧牲者。

 

「啊」傑多有些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,暗自想著最終決勝負的時候果然不該出拳頭。『算了!願賭服輸。』他很乾脆地走向阿貝爾,叫他脫下高跟鞋。

 

傑多穿上了方才被阿貝爾蹂躪過的高跟鞋,意外的合腳,纖細的腳因為高跟鞋的弧度,拉出美麗的曲線。

阿奇波爾多忍不住吹了聲口哨,「嘿,小子你挺適合的嘛!」。

「囉唆!」雖然合腳,但是從未穿過高跟鞋的傑多仍然顯得有些彆扭。

「以後你就這樣穿吧!」弗雷特里西打趣說道。

「我」傑多正要出言反駁,卻被一旁的阿貝爾打斷。

「這樣也不錯,因為你看。」阿貝爾微微傾身,用手撥開傑多的瀏海,在他額上烙下一個吻。「這樣高度剛好。」阿貝爾露出得意的笑容向傑多展示自己的發現,但下一秒他就被鞋跟狠狠地踩中腳趾,痛得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看著阿貝表情扭曲眼淚直流還抓著腳跳跳跳的狼狽模樣,傑多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說道:「看來高跟鞋這東西不錯嘛!」

 

 

[花冠]

關鍵字:梔子花

 

「有陽光真好—」傑多坐在城堡的草地上大大伸了個懶腰,眯起眼睛仰望天空。在濃霧密佈的潮濕湖畔待了一個多月,終於越過那個區域的第一個休息日,傑多立刻就從城堡中跑出來透氣,讓陽光驅除身上的溼悶感。

  溫暖的陽光讓傑多感到舒暢,不一會兒便開始打起瞌睡。他努力地想撐起眼皮,卻在阿貝爾走過來坐在他身邊的時候宣告失敗。

  「睡吧,我會陪著你。」

  阿貝爾的話語彷彿有魔力一般,傑多漸漸地放鬆警戒靠在阿貝爾的肩膀閉上眼睛。進入夢鄉途中還聽到些微吵雜的聲音,像是風吹拂過草原發出的沙沙聲,中間偶而還夾雜著阿貝爾的喃喃自語。不過傑多並不在意,就這樣放鬆地睡著了。

等到他真正醒來的時候,發現不知何時已經回到自己房間內。

「嗯?」總覺得有股很濃的花香。

傑多好奇地東聞聞西聞聞,想知道城堡內哪裡來的花香。

『奇怪,明明聞起來很近。』

   遍尋不著香味的來源,傑多感到十分困惑,此時他發現了平常綁在頭上的頭巾被整齊摺好放在桌上,於是自然地往頭上一摸。

「痛!什麼東西啊?!」手被粗糙的不明物刺了一下,他不死心地繼續摸索,同時在房間窗戶的倒影上找到答案。

「這什麼?」透過玻璃的映射,出現自己淡淡的身影,頭上明顯多了一個環狀的物品,仔細一瞧好像是個花環。

  「什麼啊!」傑多老大不高興地動手想拿下花環,但是粗糙的藤環纏住了髮絲,讓他費了一番功夫才取下。

看著手中用藤蔓胡亂編湊成環狀然後插上數朵白花做成的粗糙花環,傑多無名感到一肚子火。

  「阿貝爾!」傑多怒吼出始作俑者的名字,抓著花環衝出房間想找人算帳,匆忙之際在轉角處撞上了人。

  「臭矮子,走路看路啊!」被硬生生撞倒在地的多妮妲,揉了揉發疼的屁股開口罵道。

  「洗衣板,我現在沒空跟妳抬槓啦!」傑多粗魯地想推開多妮妲,急著到阿貝爾房間興師問罪。

   「哼!」多妮妲雙手插腰哼了一聲,硬是擋住傑多的去路。

「幹麼啦!」傑多沒什麼好氣瞪了多妮妲一眼。

「欸,你手上是什麼?」發現了傑多手中握著的東西,多妮妲一把搶過來好奇地查看,然後露出略帶羨慕又有點陰險的複雜笑容,「喔,收到好東西了嘛你!」。

「哪裡好?!」

「你不知道嗎?上面的花代表的含意是」看著傑多煩躁火爆的表現,多妮妲顯得有些驚訝。

「是什麼?」傑多垮著臉催促想賣關子的少女快說。

「是」多妮妲湊上前,在傑多耳邊小聲地說出答案。

 

「啊?」從少女口中得知答案後,傑多頓時怒氣全消只覺得好笑又有一點點暖意。

 

   —梔子花,花語:『永恆的爱,一生守候和喜悦。』

 

「白痴。明明是大叔還耍什麼浪漫!遜斃了!」傑多大聲地抱怨道,然後帶著花環轉身走回自己房間。

 

  

那一陣子,經過傑多房間的人總會聞到濃厚芬芳的花香。

 

那是,熱戀的味道。

 

 

[地面之上]

在任務途中本來走在伯恩哈德身旁的人偶突然停下腳步,這舉動引起走在他們後方的瑪格莉特與阿貝爾的注意。

「大小姐。怎麼了?」

阿貝爾出聲詢問,但人偶沒有回答,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路邊的花叢。

「大小姐,你是想要這個嗎?」瑪格莉特將手伸向人偶眼前散發著濃郁香味的花朵。

人偶點了點頭,臉上表情依舊冷淡,但是瑪格莉特跟阿貝爾都感覺到人偶的期待。最近戰士們的確逐漸能感受到聖女之子的情緒波動。或許是跟著戰士們一起的時間長了,多少感染到人類的情感。

瑪格莉特露出微笑,「等我一下喔!」,她朝著人偶一邊說一邊動手摘取花朵,然後從旁邊拉下幾條藤蔓。在她巧手靈活地編織下,一個精緻可愛的白色花冠很快地便成型了。

「好了。」瑪格莉特將花冠戴在聖女之子頭上,大小恰巧吻合。

人偶自然地微微揚起頭,雙手摸了摸頭上的花冠,看來似乎很滿意。

「很可愛喔。」阿貝爾笑著稱讚人偶,人偶轉過頭看著他,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變化,但是明顯感受到聖女之子的開心情緒。

「謝謝。」人偶用平淡的語調向瑪格莉特道謝,然後戴著花冠快步走向前方等待他們的伯恩哈德。

「大小姐果然還是會歡喜漂亮的小東西。」看著人偶向伯恩哈德炫耀花冠的模樣,瑪格莉特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阿貝爾看著人偶戴著花冠的嬌小身影,他想起了同樣嬌小而且喜歡漂亮物品的某人。

「瑪格莉特,可以教我怎麼編花冠嗎?」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啊啊,我每次都寫得很短 實在很難下標題跟貼到後花園去(掩面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