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金光同人】我愛你

 

一、軍師→溫皇

  啪一聲,他展開紙扇遮去自己半張臉,藉此想掩飾抽搐的嘴角。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說的話卻在看到對方得意的神情,吞了回去。

  「軍師大人遠道而來,有何貴事?」那人仍是不急不徐地搖著手中的羽扇。

  「你!」他差點想拔刀砍了對面那個臉上露骨寫著『你想說什麼我已經知道』的男人。

  他唰一聲收起扇子,臉漲得通紅,強作鎮定說:「我愛你。」

  「欸─軍師大人剛剛說什麼,吾沒聽清楚。請軍師大人再說一次。」

  「好話不說第二次!」


二、小梅子→主角 (自創)

  嬌小的樹靈仰起頭,同時一陣細微的沙沙聲響起,引起那人的注意。他輕聲問道:  「梅子,怎麼了?」

  樹靈歪著頭像似在思索什麼,隔了很久才對著那人謹慎地說:「我愛你哦。」

  即使目不能視,那人仍舊瞪大了眼,訝口無言。

  樹靈看來並不滿意他的反應,嘟著嘴埋怨道:「那傢伙又騙我!他說只要我對你說『我愛你』,你就會很開心的!」


三、鳳蝶→劍無極

  面對眼前淚眼汪汪的男人,她實在是很想再賞他兩巴掌,只不過是一句話,有必要這樣哭成這樣嗎!

  「嗚嗚,鳳蝶妳可以再說一次嗎?」那人一邊拭淚一邊對著她豎起食指比劃。

  她沒什麼好氣地吼道:「我愛你啦!劍無極你夠了沒有!到底要我說幾次!」

  「不夠,還不夠。」那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抱住她,直嚷嚷著還不夠。

  她嘆了口氣,心想今天就原諒那人一次吧。


四、狼主→北競王

  他面有難色看向眼前笑咪咪的男子,用略帶討饒的語氣說道:「一定要說嗎?」

  「小千雪~」過於甜膩的語氣加上刻意拉長的尾音,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他有種不祥的預感,要是現在對方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他的下場肯定會更慘。

  他嚥了嚥口水,決定乾脆眼一閉心一橫,自暴自棄地大聲說出答案:「好啦!我承認啦!我愛你啦!」


五、北競王→狼主

  聽到對方的答案,他著實楞了一下,沒想到那人居然會如此快就老實招了。

  他開心得不能自已,忍不住走過去抱住那人,在那張漲得通紅的臉上烙下一吻。

  「小千雪,我也愛你。」


六、鍛神鋒→廢蒼生

  「看什麼?」對於投射過來的視線,令人感到渾身不對勁。

  「看你。本以為是塊庸材,沒想到也稱得上是塊好材料。」他眯起眼,目中精光盡露。

  那人眉頭一皺,隨後又露出自傲的神色道:「是你目光過於短淺,才會看不出良材跟劣材的差別。」

  他嘆了口氣,雙手一攤,故作無奈狀說道:「這次算我輸吧。」

  「我愛你。」

  「你剛說什麼?跟蚊子叫一樣,難道鍛家告白的時候都一定要口齒不清?」

  「難道廢字流都耳背,這麼清楚的三個字都聽不見。」

  那人一聽,哈哈大笑,然後轉過身繼續打鐵。

  「喂!你的回答呢?」

  「鍛家傳人是何等聰明,應該不需要我特別說明吧。」

  「混蛋。」


七、默蒼離→杏花

  「你剛剛說什麼?」那人嚇得讓手中的茶杯滑落,淡色的茶水溢滿桌面,但此時無人有心去擦拭。

  他停下擦鏡的動作,抬頭看著對方,用平淡的語氣說:「杏花,我愛你。」

  從他口中冒出這句話,但語調聽起來卻像在說「今天晚餐吃羊肉。」,令人深深懷疑自己是否聽錯,於是那人又慎重問了一次。

  「蒼離,再說一遍?」

  「杏花,我愛你。」

  那人瞪大眼睛,掏了掏耳朵,又想再問一次,「蒼離......」

  那人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。

  「杏花,你沒有聽錯,我的確是說『我愛你』。」

  「怎......」

  「不用驚訝,我只是覺得時機到了。」

  「喔......」那人歪頭想了下,然後起身忙於自己的工作。

  直到幾個時辰後,那人才真正意識到他的話中含意。

  「默啊蒼離!你給我起來說清楚啊!」

  「杏花,現在夜深了,天亮再說。」


八、藏鏡人→史豔文

  他已經跟那人面對面相看將近半個時辰,始終說不出那三個字。

  而那人卻也極有耐心,只是面帶笑容看著他,也不催促,就這樣等待著他開口。

  他握緊拳頭又放鬆,然後又握緊,緊張得滿臉是汗。

  他在內心暗罵自己搞什麼,這麼簡單的三個字居然都說不出口,簡直丟盡藏鏡人的顏面。

  那人伸出手覆在他緊握的拳頭上,露出善意的表情安撫道:「胞弟,沒關係。無論什麼事,愚兄都答應你。」

  「答應你老母!本座又不是有事求你!本座頭殼壞去才會愛你這白目啦!」

  他吼了一串,方才停下喘口氣,又聽見那人溫潤的聲音說道:「那胞弟你是想說什麼?」

  「你耳聾嗎!我說我愛你啦!」


九、蕩神滅→戀紅梅

  他為了今天特意紆絳尊貴學了中原人的禮儀,單膝跪地拉著那人的左手,誠懇地說:「紅梅,我愛妳。」

  那人看傻了眼,隨即又恢復職業笑容,手絹一拋掩嘴嬌笑道:「討厭,阿鼻尊莫尋妾身玩笑。妾身是紅塵女子,那有資格當阿鼻尊的愛人。」

  「我說有就有!哪來那麼多歪理。」

  「咦?您說的不是玩笑話?」

  「哼,我蕩神滅從不對女人開此等下流玩笑。」

  看著他一貫的驕傲姿態,那人暗自嘆了口氣,心想原來魔也是有感情的。

  收起了職業笑容,那人重新思量了番,最後還是決定實話實說。

  「阿鼻尊,戀紅梅多謝您的厚愛。但我早已心有所屬。」

  「那人是誰?勝得過我嗎!」

  「他勝不過您。但卻是與我結髮多年的人,他叫萬曙天,是一名傻刀客。」

  那人談起萬曙天時的神色,是他從未見過的美麗,也使他心痛。

  「夠了,本尊不想聽妳談論別的男人。」他一拂袖,轉身欲走,爾後又停下腳步,「明日我會再來,備好酒菜。」

  那人垂眼福身應答:「是,梅香塢恭候阿鼻尊大駕。」



十、

  才接近正午時分,蕩神滅已出現在梅香塢門口,戀紅梅依舊笑容滿面地前去迎接。

  昨夜她已經將姑娘們安全送離,取而代之留下的是自願刺殺蕩神滅的死士,他們潛伏在塢內各處等待機會,儘管希望渺茫。

  當蕩神滅步入梅香塢時,一股肅殺之氣瀰漫,潛伏的死士們咽了咽口水,顫抖的手緊握著兵器。

  「今日怎麼這麼安靜?」

  「阿鼻尊,是您今天來早了。梅香塢還沒開始營業呢。」戀紅梅笑著親自將酒菜端上桌,為他斟了杯酒。

  蕩神滅拿起酒杯送至唇邊欲飲,卻又停下來,皺著眉頭說:「怎麼連個姑娘都沒?」

  戀紅梅手絹一拋,纖纖玉手撫上蕩神滅的肩頭,嬌笑道:「一向都是妾身負責伺候您啊,難道是阿鼻尊嫌棄妾身年長色衰,不夠美嗎?」

  「本尊沒有這個意思。只是連歌舞也沒有,這酒喝不下去。」

  「那妾身為您彈奏一曲吧。」戀紅梅取出琵琶,稍稍試音過後,輕彈出幾個音色。

  「喔,這倒是新鮮。妳彈吧!本尊洗耳恭聽。」蕩神滅放下酒杯,倒是專心看著戀紅梅。

  這下換戀紅梅為難了,她本意是想讓蕩神滅多飲些酒,放鬆戒心後,他們刺殺成功的機率就能大大提高。不過,眼前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。

  「那麼妾身獻醜了。」戀紅梅對著蕩神滅微微一笑,輕輕撥動弦線,彈的是酒樓歌妓常唱的曲調。

  蕩神滅一雙眼直盯著她,看得她心神不寧。深怕自己的意圖被察覺,戀紅梅乾脆全心投入彈奏。

  一曲奏完,掌聲響起,迴盪在梅香塢看似空蕩蕩的大廳裡。

  「彈得好。」

  戀紅梅起身答謝,眼角餘光瞄向桌面,被她加了料的酒菜分毫未動。她心中自是著急,表面仍強做鎮定,將自己的酒杯斟滿。

  「多謝阿鼻尊。來,讓妾身敬您一杯。」

  戀紅梅舉起酒杯欲飲,卻被蕩神滅伸手攔下,這一舉動讓暗處的死士們更加緊張。

  該不該衝?

  死士們尚在猶豫,卻聞蕩神滅又開口說道:

  「今天沒興致了。」

  「阿鼻尊?」

  蕩神滅解下自己的荷包往桌上一放,「本尊要回去了。」

  他轉過身,周身殺氣盡現,無形的壓迫感讓暗處的死士們冷汗直流動彈不得。

  「戀紅梅,帶著這群躲在暗處的無知鼠輩,有多遠滾多遠,不要再讓本尊見到你們。」

  蕩神滅負手邁步走出梅香塢,這次依舊不帶一絲血腥,一如他向戀紅梅保證的那般。

 (END)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