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假面騎士 劍] 後來 (碎碎念加注版)

喧鬧的酒吧內,男人獨自一人坐在吧台邊飲酒再度地喝乾杯中琥珀色的液體,招來酒保為自己再添上一杯

以前明明就很討厭酒的.......(其實是因為宿醉 頭很痛 所以不敢再喝了吧XD)

 總覺得酒又苦又辣很難入喉,而且還很傷身體

但是,現在卻喝不出味道了.....酒 苦嗎? (先生 快去看耳鼻喉科吧)

「嘿,今天工作順利嗎?」

一名少年笑著搭上他的肩, 少年名字叫純, 是他在這裡認識的朋友,

 當他在路邊快餓死的時候,是純救了他, 現在的工作也是純介紹的。(工作 是當 馬路工人喔~XD)

「托你的福,很順利。」他笑著回應。(天啊 你真是那個 天然呆嗎)

「別老是一個人喝悶酒嘛~~偶而也來跳跳舞什麼的」

對於純的提議 男人只是搖搖頭,

 跟人類的接觸要越少越好

他是這麼想著。

純聳聳肩,轉頭加入舞池喧鬧的行列。

 男人又回到一個人的世界。

 突然地又想起他們了...

 不知道他過的好嗎?

 閉上眼,用心去感應不管多遠,他都能感覺到他的存在(因為他是 你老婆= =+)

知道他在正在笑

知道他在為下一場攝影展苦惱著要放哪些作品好

知道他第一次看到小天音帶男朋友回來時的訝異

知道他過的很幸福

即使已經跟他距離幾十公里,他還是可以像這感覺到他的一切(其實你是在監視吧  怕人家拐走你老婆)

「始......」他低聲喚出他的名字。 我們結婚吧!  始:不要(反應時間0.00000001秒) <---離家出走的真正原因?

「你們在幹什麼!!」酒吧保鑣大叫一聲。

把男人拉回了現實之中, 他一回頭便看見一群少年正在打群架,純也在其中

純對他喊著:「劍崎,快來幫忙!」經純這麼一喊,劍崎很自然地便上前幫忙

在推擠拉扯之中 不知是誰拿出了刀子在劍崎的手臂上劃出一道傷痕,

突然,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盯著劍崎的傷口看,

「綠色的血!!」「你...你是怪物!!」....

看見純一臉驚恐盯著他,劍崎試著對純露出友善的笑容

但純反而嚇得跌坐在地

看來這裡也不能待了, 可惜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,可以填飽肚子的說.....

劍崎無奈地笑。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過了一年多了,劍崎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!!」

「他還真會躲~~」

「前幾天聽說福岡那裏的xx酒吧出現一個流著綠色血液的人」

大家來猜上面幾句是誰說的吧 猜對~~沒獎品XD(被眾人毆飛)

「那一定是劍崎沒錯!」虎太郎興奮地從沙發上跳起來

「可是,當我跟橘先生到那裏時,劍崎先生已經走了..」睦月皺起眉頭

「我們在那四處詢問了很久,附近的人都說沒看過劍崎。」橘歎了口氣,接續睦月未完的話。(其實這兩人還順便在福岡度蜜月= =+  橘.睦月:我們沒有!! )

 劍崎~~~你到底在哪裡?快回來吧!!

 大家共同在心裡吶喊著。

此時,一直在一旁默默不語的始終於開口了

「劍崎他還活的好好,放心吧。」

 大家瞪大眼睛盯著始,對於始堅定的發言驚訝不已。(不愧是老婆~~這麼 信任老公的 生命力XD)

最快回神的是廣瀨,

「你怎麼知道他的狀況?」

「有時,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氣」

「那你能感應到他在哪裡嗎? 」

「不行,氣息太弱,。」

不過,始的確常常感覺到劍崎的存在,像似偷偷躲在某個角落,默默看著他們大家。

既然這麼擔心,為什麼不回來看看呢? (內心OS:傻瓜 我又沒說不跟你結婚  快回來)  對嘛~~人家只是說不"嫁"XD

始盯著桌上擺著的照片,照片裡的劍崎笑的好耀眼

是他教會了自己什麼是友情

什麼是信任什麼是愛

他教會了自己很多很多的事

現在,他又教了自己..什麼叫做思念。

「好想再見你一面。」 <---此乃夫妻共鳴是也= =+

 

突然睜開眼,劍崎被眼前盯他瞧著的雙眼嚇了一跳

「小哥,你沒事吧?」眼睛的主人笑著問他。

「啊? 我沒事。」放開壓著傷口的手,劍崎鬆了一口氣。

傷口已經完全復原了,但綠色的血跡還附著在手臂上。

怕嚇著眼前的老人家,劍崎趕緊隨手抹了抹,起身離開這個幽暗的下水道。

「喂!」老人叫住他「小哥,你有想見的人吧?」

「咦?」

「剛你在睡覺的時候,一直說著:『好想再見你一面』。」

「........」

「如果,有想見的人就快去見他吧,不然,你會後悔的。」

 後悔?

自從打定主意離開那裏之後,我不曾後悔。

只是,偶爾會很想念大家

還有,那個世上唯一的同伴

其實那個老人是某腐女M扮的~~~

笨蛋天然呆~~你竟然沒發現XDDDD(趁機偷摸幾把)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一樣的喧鬧

一樣濃烈的酒

不一樣的是身邊的人和吧台的酒保

或許自己愛上了酒

每到一個新地方,總是要找上間酒吧,狠狠喝上幾杯。

「好久不見了。」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旁響起

劍崎一回頭便對上橘一慣溫柔的笑臉, (橘的內心OS:死小鬼 都是你 害我的 蜜月泡湯了)

他反射性地轉身想逃,卻撞上另一個同樣熟悉的身影

「劍崎先生,好久不見。」(睦月內心OS:把我蜜月春宵還來!!)

「睦月,好久不見,你長高了不少。」劍崎笑著,

擺出無奈的姿態似乎說著:我不會再逃了。(劍崎:好可怕的殺氣   我有做了什麼?= =|||)

就在睦月和橘放鬆戒心的下一秒,劍崎用力撞開睦月,逃了出去。

兩人見狀,立即追了上去。

「劍崎先生,你為什麼要逃呢!! 」

「劍崎。不要再任性了,跟我們回去吧。」

劍崎搖搖頭,吼著:「我不是任性!!」(對啦 你不是任性 你是鬧彆扭 因為求婚被拒絕)

「我們沒有人會因為你是不死獸而會害怕你或是歧視你的。」

「大家都很擔心你啊!!」

「那傢伙....始,他也很擔心你。」

劍崎微微愣了一下,苦笑道:「我跟他,絕對不能碰面。」

「到底是誰規定的!!是誰說兩隻不死獸碰面就非戰鬥不可!! 不死獸也可以共同生活的啊!!至少我相信劍崎先生你跟始就可以!! 」睦月像是用盡全身力氣般大聲對著劍崎吼。(睦月:誰寫的劇本 吼得老子好累!!   m:黑睦月耶~~幫我簽名>////<)

 劍崎笑了,不是無奈的笑,也不是苦笑。睽違了一年多,他終於又能露出真正的笑容。 (其實我本來建議睦月一棒打昏他,拖回去直接交給小公主比較快~~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陽光燦爛的午後,始提著水幫咖啡廳前的盆栽澆水,

突然出現強烈的感應,一抬頭便看見劍崎正衝著他笑

始回了他一個笑容。

慢步走向劍崎,然後用力抱住他。

 「咦?始,你的臉濕濕的耶。你哭了?? 」

「胡說!剛才澆水時沾到的,我沒有哭。」

「明明哭了,還說沒有~~」「我沒哭。」

「哭了~」

「沒有。」

沉默數秒之後, 兩人突然噗哧一聲,望著對方笑了起來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

「歡迎回來。」

END

後記:

睦月:劍崎先生 ,你怎麼會跪在這裡...

橘: 不用管他, 是始罰他跪算盤的

劍崎:嗚....還有3個 小時><

虎太郎:橘先生 你跟睦月要去哪裡?(完全忽視天然呆的存在)

睦月:我們要去輕井澤^^

橘:因為上次去福岡,沒玩到就回來了   總覺得對睦月不好意思

睦月:沒有的事~~橘先生...

橘:不是應該改口了嗎?

睦月: 朔也你對我很好(臉紅)

虎太郎:你們不是要出門? 不快點會來不及的(快點走啦 笨蛋情侶)

目送兩人出門的劍崎,心中無限哀傷加忌妒

劍崎:始 我們也去...

始:不要

劍崎:T T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