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目前金光一直線>< 倉庫更新緩慢~

雖然自覺可恥,但是更新動力跟回應數及點閱數成正相關曲線是事實ORZ
  • 179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自創--捉迷藏
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抓到了!小幸。
嘻嘻,答對了。
 
我猛然驚醒,又做這個夢了....
白色的和服烏溜溜長髮,就像娃娃般可愛的小女孩,那是我在爺爺家住時的玩伴。
 
我叫後藤幸世,目前在念大學。生活還算平順,但是有件事困擾著我。
自從爺爺過世之後,我一直不斷做同一個夢。
本來是段美好的童年回憶 ,可是一直不斷的重複出現在夢中,這反而成為了我的夢魘了。
小時候因為我的身體不好,所以家中大人讓我穿上女性和服,望我順利長大。
那時在爺爺家中我認識了一位小女孩,她每天下午都會來找我玩。

『小幸~~一起玩吧~~』

每天每天 ,我都在等著她跟我說這句話,直到我離開爺爺家到都市上小學為止。

拭去額頭上的汗珠,深深吸氣,幸世強迫自己振作精神。

『今天也要認真活下去!!我跟他約好了,要堅強的活下去。』

幸世背著包包,仔細將門反鎖之後,便到學校上課去了。
遠處,一個男人捧著雕花漆木匣,冷冷的看著幸世鎖門的背影。
「那就是妳說的命定之人?」 男人聲音出乎意料的低沉,語中帶點輕蔑。
是的。
「我知道了,我會幫他的。你不要忘記!事成之後,你必須屬於我。」
好的。
男人心中略有憤恨與不甘。他辛辛苦苦找到的珍品,竟然有了命定之人!!而且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,讓他大嘆真是暴殄天物啊!!無論如何,他都要將珍品奪回來。
 
吶~我們約好的喔。
嗯,我絕對不會忘記。
 
今夜,我又作夢了,一樣的白衣,一樣甜甜的嗓音,可是內容卻不同了。
是跟誰做的約定呢?我ㄧ樣記不起來了。老實說,在爺爺家發生火災那晚,我發起高燒,就像似感應到火災一樣。媽媽說那時真的快被我嚇死了,嘴巴裡哭喊著爺爺爺爺的,體溫高到燙手,但卻一滴汗都沒流,所幸隔天燒就退了,但我總覺得似乎留下後遺症,有許多事我好像忘記了…到底是什麼呢。
 
告訴我妳的名字吧?
嘻嘻,你不是我的命定之人,所以我不跟你說。
什麼?!你有命定之人?
是的,可是他病得快死了……這樣吧,如果你幫我一個忙,我就答應留在你身邊。
好吧~誰叫我迷上妳呢。
 
男人站在樹蔭下,看著幸世在球場上跟同學一起揮灑青春的汗水。
這樣…像是一個行將就木之人嗎…娃娃呀,妳太單純了。
他咧出大大的笑容,轉身離開。
 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這次輪到你當鬼喔~~~

啊!在那雙白皙的小手朝我伸過來的時候,我再度從夢中驚醒。
頭好痛…感覺夢的畫面更加清晰了,我甚至看到了白色和服上漂亮的梅花圖樣。

你要堅強活下去……我們約定好的……

誰!是誰在說話?!
我慌張地四處張望,黑暗的房間中什麼都沒看見。我當下立刻起身打開房間的燈,
「誰?有誰在嗎?」我忍不住用顫抖的聲音問道,回應我的卻是一片沉寂。
 
男人瞇起眼看著幸世房間角落的白影,低聲說句「原來如此,是替身啊。」
在幽暗的月色下露出狡猾的笑容,輕快地從圍牆一躍而下。

『你的命我要定了!』
 
鈴鈴~電話聲響起,把幸世嚇了一大跳。他強作鎮定拿起話筒,
「喂。」
「喂,幸世。我是媽媽,最近過得還好嗎?」
「我很好。」也算是母子連心吧,媽媽竟然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我,平常這時候她早就睡了。
在媽媽一番噓寒問暖之後,幸世突然冒出ㄧ句。
「媽,妳還記得我小時後在爺爺家認識的玩伴叫什麼名字嗎 ?」
「玩伴??怎麼可能~~你爺爺他啊,因為不喜歡跟人打交道,所以才搬到深山中的。附近一戶人家都沒有,怎麼會有小孩子呢。」
「那麼我是跟誰玩呢?」
啊呀,或許是山裡面的精靈吧。媽媽開玩笑的說著。
我不知道……但那段時光過得很快樂,我想應該不是什麼壞東西吧。
 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又來了……連白天都出現幻覺嗎?
一隻手猛然抓住幸世的手腕,中斷了他腦海裡聲音。
「這位小哥 ,請問一下。」男人拉著幸世的手,用出乎意料低沉的嗓音說道。
「有什麼事嗎  ?」
「你臉色不好呢,最近常做奇怪的夢吧。」
「你是誰 ?!爲什麼會知道 ?」幸世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笑容滿面的男人。
「我可以幫你喔~~」
看著男人略帶邪氣的眼睛,幸世不由自主地點頭。
 
幸世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相信眼前男人的話 ,竟然就這樣帶著那男人回到早就沒人居住的爺爺家。
「就是這裡了。」幸世領著男人走進屋內 。
「那麼接下來~~請穿上這個。」男人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套紅色的和服
「這不是 ?!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!!!」
「我可是認真的喔~~穿好之後請綁上這個。」男人拿出一條漂亮絹帶遞給幸世。
好面熟的絹帶……
 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」男人的聲音回盪在空曠的大屋中顯得特別突兀。
「真是的 ,我怎麼被他耍得團團轉啊。」幸世穿著和服矇著絹帶,在大宅子裡跟男人玩起捉迷藏遊戲。
 
以前…我也常常跟她一起玩捉迷藏的……她穿著白色和服,上面有繡著祈福的鶴鳥。
可是,那穿著梅花圖案的是誰?
 
你答應過我的喔~~要代替我活下去。
原本一片黑的眼前,出現穿著鶴紋白和服的小孩。
我明明矇著眼的啊!!我急忙要拆下絹帶,卻被那孩子阻止了。
不行拆,遊戲還沒結束。
 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隨著聲音的接近,孩子漸漸消失了身影。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男人低沉的嗓音漸漸變成小女孩甜甜的童聲,逐步向幸世靠近,最後停在他面前。
鬼先生~我在這邊~來抓我~
他想起來了……捉迷藏一直都是三個人玩的,穿著鶴紋是病弱的幸世,穿著梅紋的是……
「抓到了!是華雪。」
猜對了。
女孩伸手解開矇眼的絹帶 ,對他甜甜一笑 ,然後用白皙的雙手掐住他的脖子。
...什麼..殺我..咳咳」好痛苦 ,就快死了。
因為你死了後 ,我就是世上唯一的珍品。
 
住手!!」男人強制將兩人分離。
~你說過要幫我的!!」女孩尖叫一聲跌落在地。
你欺騙了我。他不是你的命定之人!!他是傑作!!後藤大師的最後傑作!!」男人將他抱入懷中,對華雪冷笑一聲。
快想起你真正的名字。」男人溫柔地看著他。
我是不是幸世 ?那我是誰 ?我是誰 ? ?
一雙溫柔蒼老的手輕輕撫摸我的頭 ,他笑著說:
今天起 ,你的名字叫……
雁華。
「雁華 ?好名字。」男人衝著雁華笑了笑 ,然後抱著他站起身。
你不要我了嗎 ?你說過你愛我的。」華雪甜甜的嗓音混合哽咽哭著說。
你欺騙了我 ,你說你是唯一倖存的人偶。」男人瞪著眼前美麗的女孩。
竟然欺騙了他!!那就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!!
男人瞇起雙眼 ,露出惡魔般微笑。
你說的對。後藤大師的傑作必須唯一 ,但不是你。
不要啊啊啊啊啊啊!」女孩慘叫聲隨著火焰直衝雲霄。
 
 
怎麼樣 ?你得到了嗎
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珍貴喔。
國寶級人形師後藤齋星的人偶共有30尊 ,每尊都是栩栩如生的傑作 ,謠傳後藤大師的人偶們會自己挑選主人 ,人偶的主人被大師稱為命定之人。而且後藤大師只做女娃娃人形 ,據說是因為後藤大師一直很遺憾沒有女兒。
他唯一做出一尊的男娃娃 ,是爲了陪伴長期臥病在床的小孫子幸世,不過這尊男娃娃的存在與否沒人敢確定,畢竟沒有任何一個人看過這尊娃娃,聽說在幸世康復離開大師家之時,行李中也沒帶著類似娃娃的東西,所以那只是傳說中存在的作品。不幸地,大師最後一次發表作品後家中發生火災,燒去大師家中所有的作品 ,連同大師的性命也一並奪去。奇妙的是 ,娃娃們似乎感應到火災的發生 ,就連不在大師家中的娃娃也在一夜之間燒成焦炭。所以後藤大師的作品連一件都沒留下,令人唏噓不已。
 
雁華 ,我就是你的命定之人喔。」男人笑著撫摸懷中的娃娃。
你還真變態啊硬要人家接受你。」再說那尊娃娃雖然穿著紅色的女性和服,
卻看得出來是尊男娃娃啊。他竟然可以對著男娃娃說出這般情話 ,真是變態啊。
你不懂。他可是這世上唯一僅有的傑作的傑作啊。
 
我的命定之人啊~~請你要愛著我,正如同我愛著你一般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